无头像的G桑

沒頭像是被眼熟的第一步

【米優】你的微笑是我奢侈的温柔 一

卡普格拉妄想症候群paro

世界觀是不变的終熾世界,不过真晝姐姐没死,以米迦为將吸血鬼变回人类的实验的实验体,而米迦就是因藥物而得病的√

太久没碼文感觉文笔更小学生了orz

先上一段科普: 核心表现是患者认为一个现实的人(多数是亲属)被另外一个人所冒充或取代,这两个人同时都存在,而且长相和其他特征都是一样的。被冒充的原型还可能是其他熟人、见到的任何人、患者本人,甚至是机器人、外星人、物品、房子、环境等。至于冒充者究竟是谁,患者很少追究。该症状在临床上比较常见,而且基本上见于精神分裂症患者。

该症状出现后患者具有高度的不安全感,较高比例的患者具有暴力倾向。

如果没问题的話,下面开始 (*'▽'*)♪







优一郎还記得剛收到米迦尔的研究結果時,米迦尔向他投來的目光宛如当年杀去了他所有家人的吸血鬼一般让他心寒,半闭的窗户吹來带著暖意的春风,打在身上却依舊是無比刺骨的温度。

泌出的汗液濕透了手上的紙张,他颤抖著看向負責研究的柊真晝,似是將他的情绪起伏视若无睹,紫发女性半瞇著眼笑得一脸温柔。

「呐优……这藥好像勾起他的兒時回憶了呢……所以他现在無法识别亲近的人,只会觉得你们,全部都是冒充者。」 「所以呢……你的吸血鬼家人现在……对你的態度一定不会好了,要小心喔。」

夕阳將剩下的温暖洒进了简陋的医护隔间,暖橙和著清新的空气挤满了整个空间,只是那双毫无温度的血眸向他投來的冷漠让他除了驚慌,無法感受到其他感觉。

……不是你説要做我的家人的吗? 那为什么现在,却是你先抛下了我……

如同没有勇气嘗試一般,他一点点慢慢將手伸向米迦尔的臉頰,然而他的指尖还没触到应有的冰冷就被对方挡了下來--他被对方捏住了脆弱的脖子

「以为对我説我有病就可以瞒过我了吗……果然是愚蠢的人类啊……」

脖子的挤壓感又再加重了幾分,無力握卷的手掌低垂在兩側,袭來的昏厥感让他闭上了泛泪的綠瞳,米迦尔終於放开手時他跪倒在地咳嗽了起来,只是生理淚水却有如止不住一般拼命涌出,任优一郎怎么擦也只是一直没停过的滑过脸颊。

「你最好快點把小优还给我,不要再做甚么想要瞒过我的事,我对我的家人是不是假扮的可一清二楚。」

如同放过他只是为了奪回【优一郎】,米迦尔坐在床边寄高臨下地瞪着没有抬头的他,而他不用抬头也可以肯定,那双曾经只映出他、也只会映出他的一片紅,已经失去了所有对他的温柔。

……明明,我才是优一郎……

「米迦……我是优啊,你真的觉得、我…是假的吗……?」

颤抖著双唇再次看向米迦尔,优一郎眨了眨圍上了一圈紅的晶綠,想要再次触碰那个無情的吸血鬼,而这次他没再被捏脖子,对方只是將他使力推开了,「不要惹我,人类!」

毫不顾忌杀气溢满了隔间,米迦尔將他推跌到门口,一片模糊的綠瞳被淚水堵得無法睜大,只是会安慰他的家人……已经一个也不剩了。

「我的小优……可不会这么脆弱,这么容易哭。」

「你不是我的小优。」

无法反驳,优一郎除了靠著门抹去眼泪之外只能不住地嗚咽,失去了唯一的家人痛苦让他幾乎無法呼吸,左胸的心脏跳动連著一下下不间断的抽痛是他不能形容的感觉。

为什么……連最后一个家人,你也要從我这奪走……

無声地问著並不存在的神明,优一郎撑起身子走出了並不欢迎他的隔间,在看到不知何时出来的柊真晝時他只是眼神空暗地點了點頭。

「治疗的藥我会迟早做出来的了,你只要好好看著他,不要让他破坏这里就好……你也不想让他在这被我们杀了吧。」

陪隨著自己的肯首,他藏在身後的手一下子握緊了拳头,最終無力地放开。

.tbc.

有甚么bug的話告诉我吧orz

文笔又更差了啊啊啊啊好小学生啊啊啊啊

评论(24)
热度(38)

© 无头像的G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