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头像的G桑

可以叫我G桑√
沒頭像是被眼熟的第一步w
很污可是喜歡寫虐的寫手

【埼杰】不敵[肉]

埼杰交往初期(
杰诺斯无丁丁設定√
全程肉
以上√

--

热。 
这是埼玉第一个感想。 
 
没有谁会想到平常总之不会出错的弟子会突然跌倒在地,就像埼玉想也没想过杰诺斯会在他伸手扶起他时反将他压.倒在地一样。 
 
当他终于得以将被杰诺斯压在身下的手抽出来时,弟子散发着热度的唇.舌已经迫不及待的堵住了他的。无法抗拒的热.情肆意于口中蔓延,贴合的双.唇被纠.缠的力度磨得发红,舌头推拒的动作在不妙的气氛中更像是欲擒故纵。 
 
粗暴地抹去嘴角的水迹,埼玉趁杰诺斯微微松口的一瞬将对方反压在地。他恼火地瞪着双眼正要开口,就被弟子再一次企图扑倒他的动...

【米优】【肉】恋人擁有权

很久以前的舊文(
主催說可以放,那我就放了√

--

0.
近藤米迦爾最近感到有點困擾

校服上的扣子從不扣好是优一郎的习惯,深知無法改变的米迦尔也没想过要对此事废心,只是當他察觉露出的部位到底有多誘人時……他发现自己开始燃起了某种沖动

……特别是在無数女生对优一郎投來的,带著羞涩和少女的恋慕眼神中,捏碎手心握着的物件的沖动简直要把他的理智都燒起來。

無法接受他人將目光投在你身上。

托著下巴以眼尾偷瞄睡得安穩的優一郎,突起的喉结和鎖骨和著灼眼的阳光一同映进了眼里,目睹多次却依舊誘人的肌肤如同泛著光般耀目。只是四處投來的视线过於露骨,來不及实现的糟糕念头掙扎了没多久便沉回了腦海深處,而強烈的...

【斯哈/sshp】予我温柔《1》

副標【吃錯药而开启的新恋情】(並没有
新开的中篇,希望有人会看
以上√

--

斯内普從没空下过甚么時间。

每次批改完学生交上的、乱七八糟的作业以后,時间不是过晚,也是該洗漱入睡的時分,於是他难得剩下的時间多是用作休息或者熬魔药。

只是今天很特别,一直都存在於他腦海里的紅发女子突然浮上了眼睑,那双綠眸用著他所熟悉的眼神,温柔地注视著自己。

斯内普默默为自己添了杯咖啡,苦涩的香气一如既往的使他放松下來,只是不消半刻,他的眉头再次因为某个愚蠢格兰分多而紧皱。

哈利.波特,莉莉的和老波特的兒子,卻只有他才知道那被全魔法界关注著的波特到底有多幼稚、沖动,与救世主这名涵毫不相襯。

有著...

【埼杰】梦中的記憶与幻想

别名" 回忆与幻想参杂在一起无法言说的痛",he

沿用上一篇文的設定,杰諾斯感觉到痛時身体会短路,没有泪水。【】是以往的説話,""是当下的説話。

对於之前被説我发刀子,我就表示:

这一篇才是真刀子啊√

以上☆

他的一生,是从被埼玉拯救以后才开始的。

【请您告诉我您的名字! 】

那年夏天,他与埼玉相遇了。

他们的相遇并没有多浪漫,那时他的状况简直可以说是惨不忍睹,他机械的身体被破坏得几乎只剩头部,手臂也被敌人粉碎了。

但当他看到埼玉一卷的威力以后,他就知道,他这一辈子就只能在此人门下学习。

因为对方的强大实在太可怕,甚至令人为之钟情。...

【埼杰】机体短路

第一次碼埼杰,希望不要嫌弃

就是一个杰诺斯因为感觉被埼玉冷落卻感觉不到痛楚,身体短路的故事

he√

以上☆


[改造人会有痛觉吗?]


他記得埼玉让他住下的第一天,对方如此向他问道。


[不会的,博士没有给我安装痛觉的程式。]


金色的虹膜倒映出埼玉得到答案後的恍然。


或许在一开始,他就已经知道自己的老师並不愿意让他住下,表情淡漠不代表他对感情迟钝,改造过的身体让他比一般人更细腻。

戰鬥時敵人的一个表情改变,已经足够他死去一万遍,他十分清楚这件事。


那到底是甚么心态,让他抱著被埼玉讨厌的可能去当上对方的弟子呢?


[……博士没有给我安装痛觉的程式]


鋼械的手臂发出

【米優】老夫老妻的生活小情趣

这是一篇老夫老妻吵架的文

he,he,he(重要的事説三次

感觉自己長了点(

以上,祝阅读愉快☆


1.

米迦尔和优一郎吵架了。


平常相处得越和谐的情人,在吵架的時候总能將事情越发闹大,日常所積下的埋怨会混著以往的舊帳一同作为攻击的工具。当然,套上米迦尔和优一郎身上也並無不同。


吵架的原由早已不再重要,米迦尔甚至已经忘了他和优一郎吵架時换了多少次話题,從谁应该做家務,到米迦尔經常夜歸、还带著奇怪的酒味,这种神经質的问题已被问了不下三次。

最后 ,米迦尔在优一郎越发愤怒的指責中步出了家门。  


隔绝了声音並不能使他平静下來,优一郎瞪大眸子的模样实在无法与他平常看见的那个活...

【程蝶衣】覇王别姬: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无cp,看了12次覇王别姬以后的一篇抒情文,看了覇王别姬赏析本以后感触太深了不自主写出来的一篇文


[致我最心疼的蝶衣]


关師傅曾説过,人要自个儿成全自个儿。他为了那把早已被師哥遺忘的劍將身体獻给了袁四爺,他在師哥不再唱戏以後染上了芙蓉癖,他在師哥揭发了他的过去時声嘶力竭地反过去揭发"姹紫嫣红"、"断井颓垣 ",一切一切都是如此身不由己,卻從來无人迫他。


他为了换回師哥曾经的一句承诺甘愿被沾污,他为了逃避獨自一人唱戏的孤独終日沉沦在煙霧中,他为了師哥的"天良丧尽"將菊仙的身份揭了出来。他一直都成全了自个儿,为的一切都是...

【米优】那个与你的故事

一篇最后甜得要死的文,送给我们的米总。

通篇轉生优视角,前期没有上辈子的記憶,後期恢复記憶he(之前死亡梗的後續)

筹备了挺久的一篇文,希望会有人喜欢

以上√

0.

-他曾经遇过一个最熟悉的陌生人,而那人给他讲了一个让他至今仍无法忘怀的故事。 -

"这样,你明白吗?"记忆中的对方半眯起泛起红光的眸子对他问道。

只是下一瞬,视线里就已经失去了对方的踪影,只剩下颊旁被微风吹得飘散的须发。

如同那人从没存在过一般。

1.

那年夏天,他跟着父母到了乡下的一个小村庄渡过自己的悠长的暑假。在村口一棵大树下,他认识了那个说书人。

对方有着一头金发与血色的眸子,姿态如...

【米優】我愿將整片星空獻给你

一个魔性的偶像paro√

写得我甜到掉牙了啊啊啊啊☆

以上

进藤米迦尔,如今当紅組合「終炽」中的主唱,他的金发在剛出道時风靡了全世界,甚至成为了当时的潮流指标,让街上的少男少女们全都顶著一头金发。  

然而,没有人知道他耀眼的金发到底是不是真的,偶像为了爭取粉丝的目光,染发甚么的可一点都不新鲜。  

"啊……优君,米迦君的头发好多人都怀疑是染的,到底是不是呢?"

一次的节目中,主持人裝作不經意地向米迦尔的搭档--天音优一郎发问,而正在吃蛋糕的优一郎想也没想就回答了对方。  

"不是啊。"  ...

【米优】[肉]火車上的肢体触碰

第三輛車√腎虚了

太污了直接上連結√

以上☆


米总和小优的肢体触碰♡



---

每次开完車就累得要死,感觉世界都离我而去了


1 / 4

© 无头像的G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