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头像的G桑

沒頭像是被眼熟的第一步

【珉佑】 压制 [肉]

斯文败类圆

-

按这里吃肉

-

金珉奎蹲下來咬住全圆佑的耳垂,灌进耳鼓的嗓音低沉而蛊惑。

END

【珉佑】调教[肉]

卷毛貓圆

-

按这里吃肉

-

「不乖巧的貓可不讨人喜欢啊。」

END

【珉佑】绮梦[肉]

如题的一个梦

-

按这里吃肉

-
不知为何,金珉奎只觉全圆佑还带著半点晕紅的眼框很是艳丽。 
 
END

【珉佑】意合情投[肉]

就是一篇9800+

-

按这里吃肉

-

「十二点早就过了,我的男朋友。」

END

【白鬼】違心的谎言

一个关于鬼燈对白澤口是心非的故事√
以上☆

-
听说说谎之人,会于死去之时堕入大叫唤地狱。

-
「我喜欢您。」
注视着医师的背影,鬼灯突然开口。

「……啊?」
正在搅拌着药膳锅的白泽闻言转过头来,眼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惊讶与愕然,只是半晌以后,所有情绪便化为了全然的戏谑。

「这又是什么新的玩笑吗?虽然有点恶心,不过我可不会上当的哦。」
白泽耸了耸肩转回了身子,右手拿煮药膳锅的勺子在锅边轻敲了一下。

当。

或许是他漫不经心的模样引起了鬼灯的不满,也或许是那一下敲击声过于清脆,等鬼灯回过神来时,他的手已经狠狠地拽住了神兽的衣领。

「啊?谁会和你开这种小鬼一样的玩笑!」
「放、放手...

【斯哈/sshp】予我温柔《1》

副標【吃錯药而开启的新恋情】(並没有
新开的中篇,希望有人会看
以上√

--

斯内普從没空下过甚么時间。

每次批改完学生交上的、乱七八糟的作业以后,時间不是过晚,也是該洗漱入睡的時分,於是他难得剩下的時间多是用作休息或者熬魔药。

只是今天很特别,一直都存在於他腦海里的紅发女子突然浮上了眼睑,那双綠眸用著他所熟悉的眼神,温柔地注视著自己。

斯内普默默为自己添了杯咖啡,苦涩的香气一如既往的使他放松下來,只是不消半刻,他的眉头再次因为某个愚蠢格兰分多而紧皱。

哈利.波特,莉莉的和老波特的兒子,卻只有他才知道那被全魔法界关注著的波特到底有多幼稚、沖动,与救世主这名涵毫不相襯。

有著...

【埼杰】梦中的記憶与幻想

别名" 回忆与幻想参杂在一起无法言说的痛",he

沿用上一篇文的設定,杰諾斯感觉到痛時身体会短路,没有泪水。【】是以往的説話,""是当下的説話。

对於之前被説我发刀子,我就表示:

这一篇才是真刀子啊√

以上☆

他的一生,是从被埼玉拯救以后才开始的。

【请您告诉我您的名字! 】

那年夏天,他与埼玉相遇了。

他们的相遇并没有多浪漫,那时他的状况简直可以说是惨不忍睹,他机械的身体被破坏得几乎只剩头部,手臂也被敌人粉碎了。

但当他看到埼玉一卷的威力以后,他就知道,他这一辈子就只能在此人门下学习。

因为对方的强大实在太可怕,甚至令人为之钟情。...

【埼杰】机体短路

第一次碼埼杰,希望不要嫌弃

就是一个杰诺斯因为感觉被埼玉冷落卻感觉不到痛楚,身体短路的故事

he√

以上☆


[改造人会有痛觉吗?]


他記得埼玉让他住下的第一天,对方如此向他问道。


[不会的,博士没有给我安装痛觉的程式。]


金色的虹膜倒映出埼玉得到答案後的恍然。


或许在一开始,他就已经知道自己的老师並不愿意让他住下,表情淡漠不代表他对感情迟钝,改造过的身体让他比一般人更细腻。

戰鬥時敵人的一个表情改变,已经足够他死去一万遍,他十分清楚这件事。


那到底是甚么心态,让他抱著被埼玉讨厌的可能去当上对方的弟子呢?


[……博士没有给我安装痛觉的程式]


鋼械的手臂发出...

【米優】老夫老妻的生活小情趣

这是一篇老夫老妻吵架的文

he,he,he(重要的事説三次

感觉自己長了点(

以上,祝阅读愉快☆


1.

米迦尔和优一郎吵架了。


平常相处得越和谐的情人,在吵架的時候总能將事情越发闹大,日常所積下的埋怨会混著以往的舊帳一同作为攻击的工具。当然,套上米迦尔和优一郎身上也並無不同。


吵架的原由早已不再重要,米迦尔甚至已经忘了他和优一郎吵架時换了多少次話题,從谁应该做家務,到米迦尔經常夜歸、还带著奇怪的酒味,这种神经質的问题已被问了不下三次。

最后 ,米迦尔在优一郎越发愤怒的指責中步出了家门。  


隔绝了声音並不能使他平静下來,优一郎瞪大眸子的模样实在无法与他平常看见的那个活...

【米优】那个与你的故事

一篇最后甜得要死的文,送给我们的米总。

通篇轉生优视角,前期没有上辈子的記憶,後期恢复記憶he(之前死亡梗的後續)

筹备了挺久的一篇文,希望会有人喜欢

以上√

0.

-他曾经遇过一个最熟悉的陌生人,而那人给他讲了一个让他至今仍无法忘怀的故事。 -

"这样,你明白吗?"记忆中的对方半眯起泛起红光的眸子对他问道。

只是下一瞬,视线里就已经失去了对方的踪影,只剩下颊旁被微风吹得飘散的须发。

如同那人从没存在过一般。

1.

那年夏天,他跟着父母到了乡下的一个小村庄渡过自己的悠长的暑假。在村口一棵大树下,他认识了那个说书人。

对方有着一头金发与血色的眸子,姿态如...

1 / 3

© 无头像的G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