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头像的G桑

沒頭像是被眼熟的第一步

【米优】【肉】恋人擁有权

很久以前的舊文(
主催說可以放,那我就放了√

--

0.
近藤米迦爾最近感到有點困擾

校服上的扣子從不扣好是优一郎的习惯,深知無法改变的米迦尔也没想过要对此事废心,只是當他察觉露出的部位到底有多誘人時……他发现自己开始燃起了某种沖动

……特别是在無数女生对优一郎投來的,带著羞涩和少女的恋慕眼神中,捏碎手心握着的物件的沖动简直要把他的理智都燒起來。

無法接受他人將目光投在你身上。

托著下巴以眼尾偷瞄睡得安穩的優一郎,突起的喉结和鎖骨和著灼眼的阳光一同映进了眼里,目睹多次却依舊誘人的肌肤如同泛著光般耀目。只是四處投來的视线过於露骨,來不及实现的糟糕念头掙扎了没多久便沉回了腦海深處,而強烈的佔有欲倒是無法消去,一下下的灼烧著他不為人知的黑暗面。

受不了。

「……真是的……」終究無法將從他人身上獲得的怨念发泄在恋人身上,米迦尔無奈地捏了捏优一郎的鼻子,日光打在对方略長的眼睫毛上投下了圆弧
的影子。蹭了蹭米迦尔靠向自己的身子,呼噜声從优一郎半闭的嘴中溢出,無意识的动作却一瞬间戳中了米迦尔心裡最柔軟的一塊。

好、好可爱……
幾乎想要捂住燒紅的脸颊,米迦尔轉开了脸想要跟上课堂进度,但脸上的温度却怎也降不下來,只能在老师关心的眼神中默默地讀著書本上的字词,挤去腦海中不断循环播放的一幕。


所有问题都有解决方法,而对米迦尔來説,要优一郎聽話,只要來一次对方徹底忘不了的惩罚就好。

糖与鞭子可是要適当的使用哦,看著藏在袋子裏的渾圆机器,米迦尔不由自主揚起了微笑。

 

米迦对小优爱的惩罚√


4.
却説优一郎從頭到尾都不知道米迦尔惩罚他的原因,但脖子上的吻痕倒是让他自己扣上了所有扣子。那一塊皮肤上带有的痕迹被衣料遮盖住,除了米迦尔和优一郎以外,無人知曉那純白的领口下,埋著多么淫靡的東西。

「米迦……你昨天到底怎么了……」过度使用的声带发出沙哑的声音,优一郎被米迦尔從懷裏慢慢放下,捂著脸準備接受门後的同学的嘲笑,酸軟的腿在触地的時候仍是在打颤,只能靠著身後的米迦尔勉强保持平衡。

「昨天嘛……」
搔了搔在阳光下发著光的金发,米迦尔在优一郎的目光下也捂住了发熱的脸颊,藍色的眸子左看右看就是不肯看向优一郎。

米迦……

优一郎摸上了裇衫的领口,早上照鏡子時看到的青紫色还印在腦海裏,紅著脸总合昨天零零碎碎的語句,优一郎发现自己大概明白米迦尔是为什么而对自己做出种种……行为了。
「……想要我扣上扣子就直説嘛,弄得我现在嗓子好痛……屁股也好痛……」
「……对不起……」

環著米迦尔的腰,优一郎闭起綠眸亲上恋人的嘴角,在那双藍瞳浮出驚訝以前,他用手捂住了对方的嘴。

「……别説話……」

抚上那双蓋住自己嘴巴的手,米迦尔露出了愉悦的笑容。

我都擁有了小优的身心了,为什么还要吃女生们的醋呢?

將恋人搂进懷裏,米迦尔知道自己现在的笑容大概是從没有过的高兴。

不然哪來这無法控制的、让自己怦然心动的甜蜜

♡end♡

评论(6)
热度(223)

© 无头像的G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