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头像的G桑

沒頭像是被眼熟的第一步

【斯哈/sshp】予我温柔《1》

副標【吃錯药而开启的新恋情】(並没有
新开的中篇,希望有人会看
以上√

--

斯内普從没空下过甚么時间。

每次批改完学生交上的、乱七八糟的作业以后,時间不是过晚,也是該洗漱入睡的時分,於是他难得剩下的時间多是用作休息或者熬魔药。

只是今天很特别,一直都存在於他腦海里的紅发女子突然浮上了眼睑,那双綠眸用著他所熟悉的眼神,温柔地注视著自己。

斯内普默默为自己添了杯咖啡,苦涩的香气一如既往的使他放松下來,只是不消半刻,他的眉头再次因为某个愚蠢格兰分多而紧皱。

哈利.波特,莉莉的和老波特的兒子,卻只有他才知道那被全魔法界关注著的波特到底有多幼稚、沖动,与救世主这名涵毫不相襯。

有著莉莉的眼睛的波特,和他卑鄙无耻的老爸简直如出一徹。

他闭上眼睛作思考狀,与莉莉初見的記憶再次在眼前活了起來,每一个細节再次細細滚动著—只是一陣不合時宜的敲门声破坏了一切。

他敢肯定门外的是一个格兰分多,谁都知道斯萊特林的院长最讨厌不請自來的学生。

“向梅林祈祷你是一个斯萊特林吧,不然你的学园分大概可以清零了!”
咬著牙將声音挤出,他起向地窖的大门,在下一輪噪音响起前重重地拉开门。”—哦,我们的名人波特?”

门外的少年人倚著门框抬头,落在下巴的陰影掩盖了他的表情,迷蒙的眸子左右掃过他的脸庞,难得一見地並不带刺。

“……教授,我有点不舒服,請问我今天可以提早关禁闭吗……?”
沙哑的嗓音失去了平日对自己的不敬,陰影外的皮肤在説话间变得越加蒼白。这小鬼又干甚么了,他带著審视的目光掃过哈利瘦弱的躯体。

“在不合适的時间私自骚扰教授,格兰分多扣十分,下星期每天八点关禁闭,波特先生。”无视哈利似是想反驳的眼神,斯内普用无声咒让桌上的魔药材料回到收納架。”现在請你滚出我的地窖,玻璃做的格兰分多救世主。”

哈利无声地紧握的拳头,似是无法习惯的难堪让他反射性做出攻击的动作,斯内普恶劣的勾起嘴角,卻在嘲讽尚未出口時接住了往前跌倒的哈利。熱的发烫,这是他的第一个感想。

拍了拍怀里人,他神色不善地瞪著昏过去的男孩。那怕是波特也不该在发烧時得到一个清水如泉,他无奈的嘆气。

横抱起昏睡的哈利,正准备飞路到医疗翼的斯内普卻在耳边听到对方的声音。”妈妈……”怀里的男孩皱了皱眉,輕如嗚咽的呼喊没入斯内普宽厚的黑袍。

莉莉,他顿了顿。

低头看向病重的救世主,只見对方紧掐胸前的布源,嗚咽混著难受的喘息像是难以呼吸,眼角闪著的水光让他逃避般别开了脸。波特再可恶,也只是个失去父母的孩子而已,他想。

腳步轉向自己的卧室,斯内普將哈利放上黑色的大床,招來一瓶魔药灌进对方嘴里以後,他神色複雜的看著被安置好的男孩。

一切都是为了莉莉,他在心中默念,卻忘记了在哈利說著模糊的梦话時,手心一闪而过的疼痛。

十指連心。

--

驚惶地睜开双眼,被汗水湿透的格兰分多校袍紧貼著皮肤,冰冷的感觉仿佛浸透内脏。反射性蓋紧被子,他嗅着被窝中微微的薄荷香,想要再次入睡。

……薄荷香?他猛地跳起,朦胧的意识瞬间轉醒。

漆黑的卧房简洁地放著数列魔药,揭落的薄被印著蛇的花紋,身上的紅金校袍如同入侵领地一般格格不入。

“斯萊特林……斯内、!”

明显的斯萊特林风格马上使他想起昨晚最后遇见的斯内普,不幸的是,昏睡前嗅到的薄荷香与校袍都不替他脱的作风无不证认了一件事……

这里是斯内普的地方,而且最有可能是斯内普的卧室。

“斯内普怎么会让一个格兰分多在他的卧室睡上一个晚上?!梅林,伏地魔大概快來给我一个吻了吧……”
“黑魔王大概没有亲吻一个救世主波特的爱好。现在,你是要闭上你白痴一样张开的嘴巴,还是要静待你的教授给你一个輕.柔.的.早.安.吻.?”
“……等、教授!?”
莫名的尷尬爬上脊背,他脸上一紅,颤抖地止住往後退的腳步,左右閃避的视线最後落在对方整齐笔直的黑袍上。

“教授我……我昨天好像—“
“是的波特先生,你昨天给我送了一个”温暖”到极的”擁抱”。”
斯内普似笑非笑的輕勾嘴角,他戒备的紧住袍角,祈求著不会有一个阿瓦达索命朝他发來。

斯內普这時不是應該喊著”格兰分多扣五十分”然后將自己赶出地窖嗎?但照现在的情况看來,斯内普似乎没有要將他丟出去。他拼命抓紧收在校袍内的魔杖,綠眸在对方臉上四处遊离。

“那我现在……能回格兰分多塔了嗎?”
“拿著。”
反射性伸手接住眼前的魔药,斯内普不屑的眼神让他縮了縮肩,他有些不满地想要瞪回去,卻发现对方根本就没注意到他的表情。

斯内普只是习惯对姓波特的表达不屑而已,别將自己想得太高,哈利无奈的想。

“先喝了这瓶魔药,波特。霍格华兹可不会让他们的明日之星昏倒在走廊上。”
滑顺的嗓音彷彿從耳边响起,他不自主地举起了右手—瓶里晃动著的液体让人不敢恭维。

喝下吧,有谁在耳边低喃。喝下就能离开了。

“……喝就喝吧……”
扭开瓶塞,哈利仰头灌进瓶内的魔药,出乎意料的微甜覆过味蕾。

挺好的味道,他评价道。

“这药还挺好吃的啊—“
意猶未尽的舔舔唇,彷彿踏在云端上的感觉让他无法思考,就連腦子也化为漿糊一般。

昨晚那宽大的怀抱再次掳获了神智,他不受控地走上前,摇摆著的驱体輕缓地撞进对方怀里。

“安神魔药也能让你失去腦子嗎?!起来—“
“……好温暖……”
感受到咒駡声的停下,哈利伸手勾住对方僵硬的腰,而后在那安心的味道中闭上了眼睛,直直掉进无底的黑暗之中。

只是这次没有黑魔王,没有痛苦的鑽心剜骨。

只有一个令人安心的魔药教授,难得安静地让他最讨厌的波特纏上他的腰。

.tbc.





评论(4)
热度(35)

© 无头像的G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