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头像的G桑

沒頭像是被眼熟的第一步

【埼杰】梦中的記憶与幻想

别名" 回忆与幻想参杂在一起无法言说的痛",he

沿用上一篇文的設定,杰諾斯感觉到痛時身体会短路,没有泪水。【】是以往的説話,""是当下的説話。

对於之前被説我发刀子,我就表示:

这一篇才是真刀子啊√

以上☆






他的一生,是从被埼玉拯救以后才开始的。

【请您告诉我您的名字! 】

那年夏天,他与埼玉相遇了。

他们的相遇并没有多浪漫,那时他的状况简直可以说是惨不忍睹,他机械的身体被破坏得几乎只剩头部,手臂也被敌人粉碎了。

但当他看到埼玉一卷的威力以后,他就知道,他这一辈子就只能在此人门下学习。

因为对方的强大实在太可怕,甚至令人为之钟情。

他永远都无法忘记当时埼玉对他的那个回眸,明明只是对待一个陌生人的眼神,却让他默默地记了一年又一年。

他为坐在沙发上看漫画的埼玉冲了一杯热茶。

"老师,我喜欢您。"

"嗯,我也喜欢你。"

埼玉依旧是一如当年的冷淡,但他知道自己在对方心里其实占了挺重地位,至少至今仍是。

有时候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对他的老师怀着的是何种感情,一开始的敬仰已经催化成了别种东西,是他脑内的资料库并没有储存的神奇。

【改造人不是为复仇而活的吗?情感什么的是不需要的。 】

在许久、许久以前,在他被库塞诺博士救活时,他向他的救命恩人如此说道。

而对方只是摸了摸他的脸颊,向他回了一个微笑。

【没有了感情,又怎会有复仇的欲望呢? 】

【而且……世上一定有值得你托付出情感的人的。 】

直到多年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早已付出了自己最真挚的感情。

他早已亲手奉上了他脆弱的一见钟情。

"老师,您是真的喜欢我吗?"

"……怎么又问一遍啊,不喜欢你怎么会让你做我的徒弟啊。"

他的淡漠的性格使没有人会去注意他的不妥,所以当他平静地结束这个话题时,埼玉并没有在意他的异样。

"……对不起打扰您了,老师。我现在去准备晚餐。"

他的老师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想到,他的徒弟会对他抱有恋慕的感情。只是没有感受过悸动的他,才是造成这件事的主因吧。

普通的心跳都无法拥有的他,就连呼吸也是他奢侈的渴望。

【那是您从来不知道的事,包括我对您的爱】

1.

他的身体并不拥有温度,所以当他在夜半梦回时醒来,颤抖着双手触上埼玉的脸颊时,对方很快就醒来了。

"……、嗯……杰诺斯……?"

"对不起弄醒您了!我只是不小心碰到老师您了,请老师接着睡吧!"

他不敢告诉他的老师,他作了一个噩梦。

他梦到埼玉娶了一个温柔的女孩子。

他们没有举行婚礼,他甚至不知道他的老师是在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个女孩,只是在他意识到的时候,他的老师已经在左手无名指上多了一枚戒指。

梦中的一切是如此虚幻,却又十分言之成理,以致他在醒来以后,仿佛看到埼玉为怀里人拽了拽翻了一角的薄棉被。

"……如果老师……真的娶老婆了……"

终有一天,他的老师会穿着比这午夜更加漆黑的西装,在只有他一个观众的婚堂里牵上另一人的手,亲上对方的唇,彻底地不再属于他。

他迷茫地看着埼玉光滑的头顶,陷入了自己的假想里。

"那时候……我可就再也无法闯进老师的世界了啊……"

强大也好,感情也好,他将无法再从埼玉身上得到一丝一毫。

【老师,可以让我在您门下学习吗? 】

【……你不已经是我的弟子了吗? 】

【不,老师,我说的是一辈子。 】

【你……认真的吗?有点恶呢。 】

【请让我以一辈子的时间去学习老师强大的秘诀--】

其实到头来,他反而不知道自己生存的目标其实是何物。是可以打倒一切、压倒性的强大?是可以保护全部、守护自己珍惜的一切的力量?

他真的只是为了这些,一直伴在埼玉身边?

也许他自己都不曾了解过。

本子上记录下的早已不是埼玉偶尔说过的话了,上面夹杂着零零碎碎的、埼玉一些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的习惯。

他是如此的爱着他的老师,甚至在不自觉间把他观察到的一切都写下了,记下了,然后没再忘记过。

他知道埼玉所有不被人所知的优点,他知道埼玉一直在他人背后拖加的援手,他知道埼玉无意间对他的一点温柔。

他的老师,连拒绝也是如此的温柔,温柔得什至没有让他感觉自己被拒绝了。

【老师,我喜欢您,是对恋人一样的喜欢。 】

【……杰诺斯,你确定你真的喜欢我,不是对老师的敬仰? 】

【是的,老师。我是真的喜欢您。 】

【……你也不小了,喜欢我这种中年大叔没什么好处的。 】

他记得他的老师无奈地扶了扶额,接着向他伸出了手,缓缓地给了他一个拥抱。

【好好的认识个姑娘吧,不要再浪费时间在我身上了。 】

冲着那温暖的体温,他其实真的有点想让时光定格在那刻。如果没有之后从指尖爬上的寒冷的话。

他想反驳他的老师,人造声带却让一切解释卡在喉头里。

【……好的,老师。 】

他的老师实在温柔得过分,就连给予的疼痛都是如此的温柔。

颤抖的双手在注水的金眸注视下,模糊了金属的轮

廓。

神经短路的烧焦味怎么都显得刺鼻。

2.

有时候他会觉得,自己是个机械人实在太好了。

无论时光再怎么流转,只要他一天没有被完全破坏,他就还能生存在世上。

零件可以更换,身体可以修补,他寿命终结的一天,就只会是埼玉离他而去的那天。

他的老师已经融入了他生活的每一处,他习惯了每天早上为埼玉做早餐,他习惯了与埼玉去超商抢夺特价品,他习惯了为自己的长篇大论简化为二十字的语言,以致当他偶尔地一人待在家啦,他真的不知道可以做什么来排解寂寞。

【喂杰诺斯,一起出去吧。 】

他到底有多久没有听到过埼玉的声音呢?

不,好像就连饭菜也已经不是他做的了。

【老师,请让我和你一起出去吧! 】

【啊……不用了。 】

他们之间的平衡好像已经悄悄被打碎,打从心底发出的违和感充斥心头。

他习惯的一切都被夺走了。

他不知道埼玉有没有发现到这件事,只是他选择让自己一人藏起这件事。

"……就让老师认为我放弃了吧……"

他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一切回到原点,仿佛他还是那个只为了强大而跟在埼玉身边的杰诺斯,而不是怀着变质的感情去恋慕着他的老师的、此刻的他。

那怕身体已经短路了无数次,神经上传来的焦味没曾消失过。

那怕疼痛已经环绕在他的每一处机体,他依旧爱着他的老师。

"……杰诺斯,你还是喜欢我吗……?"

"我是没可能和老师在一起的。"

"……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啊……"

他很清楚,他是无法和埼玉在一起的。

他的感情膨胀到几乎吞噬一切,却无法打动他的老师一分一毫,他得到的,就只有那份残忍的温柔。

"真过份呢……"

但他的老师又有什么错呢?

扭曲了一切的明明就是他自己啊。

【就只有死亡,能隔绝我对您的爱】

3.

直到最后,他陪着埼玉走过了半个世纪,独自地。

当那个曾经一拳拯救了他的男人在他身前倒下时,他并不知道自己到底生起了什么情绪,因为在他回过神来时,他的老师已经躺回了他的被窝里。

一切都仿佛没有变,他的老师仿佛只是睡着了。

他在他的老师枕旁跪坐着,静静地看着埼玉停止起伏的胸口,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只是埼玉手上的戒指,和接声器收取到的啜泣声却怎么想都十分奇怪。

【机械人是不会作梦的】

也许是时候该醒醒了。

他猛地一回头,只看到一个身影和他一样跪坐在埼玉身边,而伴随着啜泣声,那个女性的身体正不断地颤抖着。

--以往所有的梦境才是他所躲避的真实--

半夜醒来时为她盖上的被子、超商特价时两人抢购的特价品、每天准时送上饭桌的三餐,全都不是梦境。

而他真正作的一个梦,就是认为自己是唯一伴在埼玉身边的人。

一切都是痴人说梦而已。

"……老师……"

他低低地喃着。

有时候绝望到一个境地,反而就麻木了,他平静的脸庞上什至没有摆过一丝悲怆。

反正所有悲哀都已经在心里爆发了,脸上再怎么摆弄,也无法表达出那无法言喻的痛,他想。

【我愿意一辈子跟在您身边】

不知道什么时候,埼玉的妻子就不见踪影了,寂静的家里就只听见机械关节磨擦的声音。

他的手抚上了埼玉的五官,似是试图要抚平那一丝丝碍眼的细纹,他冰冷的指尖在他的老师的脸上打了好几转,那双眼睛却没有睁开。

啊,他的老师已经不在了。

"老师……您真的……老了啊……"

他突然停下了磨娑的动作。

不、不对!

他的老师分明就和数十年前并无不同,那双不会再张开的眸子、闭上的嘴唇……一切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丝改变。

他从没试过像此刻一样,感觉自己是如此的清醒。

他握住了埼玉已经变冷的手,拔下了戴在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然后缓缓地将其放上了自己同样没有温度的脸颊。

"老师……我爱您。"

他虔诚地向他的老师作出最后的一次告白,只是黑底的金眸里含着的,就只有满溢的悲哀。

【和您相遇的夏天到了】

"擅自为您决定一切实在十分抱歉……"

【但您却看不见了】

"请允许​​我……为您送葬……"

蓝色的光芒渐渐从他的身体里透出,那一瞬间,什么噪音、疼痛、焦味,仿佛都消失了。

他就只看见了躺在身前的,他的老师。

"老师……"

白光笼罩着两人的身体,一切都仿佛要远去了。 

他贯穿一生的单恋也即将走到终点。

他在生命的最后拥上了那追随了一辈子的人,吻上了那没触碰过他的唇。

世界仿佛在此刻停止运转。

4.

也许他在梦中可以得到最圆满的结局。

只是改造人并不拥有梦境这个奢侈的幻想。

end

评论(15)
热度(16)

© 无头像的G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