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头像的G桑

沒頭像是被眼熟的第一步

【米優】老夫老妻的生活小情趣

这是一篇老夫老妻吵架的文

he,he,he(重要的事説三次

感觉自己長了点(

以上,祝阅读愉快☆


1.

米迦尔和优一郎吵架了。


平常相处得越和谐的情人,在吵架的時候总能將事情越发闹大,日常所積下的埋怨会混著以往的舊帳一同作为攻击的工具。当然,套上米迦尔和优一郎身上也並無不同。


吵架的原由早已不再重要,米迦尔甚至已经忘了他和优一郎吵架時换了多少次話题,從谁应该做家務,到米迦尔經常夜歸、还带著奇怪的酒味,这种神经質的问题已被问了不下三次。

最后 ,米迦尔在优一郎越发愤怒的指責中步出了家门。  


隔绝了声音並不能使他平静下來,优一郎瞪大眸子的模样实在无法与他平常看见的那个活跃的优一郎画上等号,特别是在对方的猜疑中,不自主产生的疑问实在让他无從思考。  


"为什么……小优会觉得我有事瞒著他……?"  


纖長的手指夾著酒杯搖蕩,杯里的冰塊在液体的带动下撞上杯壁,清脆的撞击声漸漸融和在四周吵闹的音乐声中。


举杯喝去一口 ,滑过舌根的甘甜与隨之赶上的辛辣是熟悉的味道,而米迦尔选择將其与优一郎划上等号。


因为那是优一郎最喜爱的長島冰茶。


些微的酒意攻陷大腦,米迦尔看著手中柔橙色的酒液,恍起了神。


2.

米迦尔与优一郎是一名社会人士。


他们在高中开始交往,到现在出了社会成为了成年人,已经过了七年。这七年了,吵得最厲害的还是这一次。


"每天都早早赶回家……同事的灌酒也尽量避开了啊……"


酒杯化出的水珠沾湿了米迦尔的指尖,迷茫的藍眸对著漸漸融化的冰塊,彷彿要被杯中的暖色染上别种色彩。


同事总是以喝酒作为工作壓力的調节,同是上班族的他除了应酬式地喝下递來啤酒,没有方法可以早日赶回家中。比他早下班的优一郎理所当然地擔上做饭的責任,而家务則是兩人輪著負責。


只是微妙的天秤开始变得倾斜。


每天回来带著的微许酒氣成为了磨擦的开端,优一郎明明知道酒气的來源,卻选择將其歸究為自己煩悶而尋求的消遣。如此沒有安全感的狀態是米迦爾所不能理解的。


直至稍刻前的奪門而出,关门前的一刻他依然能看见廚房里的三菜一湯。


恍著酒杯的手猛然停下。


"小、小优他准备了今天晚餐啊--"


原来半睜的海色眸子瞬间瞪大,米迦尔看著酒壁上倒映出的自己的容貌--正是一脸不可置信。


口里尚未完全咽下的酒液泛著後勁的辛辣,甘甜却在口腔里蔓延开去,長島冰茶的味道彷彿在提醒著米迦尔,絕不让优一郎脱离他的思考之中。將酒液一飲而尽,米迦尔隨手便把紙鈔壓到杯底。


推开酒吧的门時,外面的夕照紅霞在他脸上投下模糊的側影,彷彿要在歸家的人群中为他蓋去满脸的迷茫。


被他的一時之气所拋下的优一郎,在家里看著满桌

的飯菜,到底会作何感受?


米迦尔顿了一顿,几响过後才迈开脚步,迎著满头的霞光走上回家的路。


只是藍眸里泛著的情感,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甚么。


3.

掏出钥匙打开门,米迦尔抬头就看到优一郎縮在沙发上,呆住般看著满桌没怎么被吃过的飯菜。


第一次看到优一郎这种狀態的米迦尔有点不知所措,心里认为对方是生著自己的闷气,潜意识卻反驳了这條猜想,一番思考过後,他还是無法決定下一步该做甚么。


倒是优一郎終於在空气中的死寂中发现他的歸來,綠眸緩緩地看向他,嘴角扯起了一个勉强的弧度。


"你回来了吗……米迦"


略带沙哑的声音传进耳中,配上优一郎憔悴的模样,米迦尔简直是馬上就慌了神。


"对不起,小优……是我不好,我不、"

"不,不是你的錯。"


优一郎的語气听不出任何責怪的意味,卻只让米迦尔感到更不安,藍眸左右乱飘,视线落在了身前的飯桌上,优一郎明顯也发现了这点。


"米迦你吃过飯了没啊……啊,你应该吃了吧,我去把菜倒掉……"


优一郎自説自話地就想把桌上的飯菜倒掉,米迦尔急忙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從旁拿起了筷子夾起了一片肉放进口里。


一旁的优一郎依然没有甚么表情,只是看著米迦尔吃下桌上的菜,也不知道在想著甚么。


"明明説过……再怎么忙也会回来和我吃晚饭的……"


低喃声從优一郎的方向响起,米迦尔疑惑地放下筷子,卻看到优一郎垂下了森色的眸子。


"小优……?"


米迦尔瞪大眼睛,看著被灯光下的陰影所笼罩的优一郎,刘海与陰影將优一郎的表情掩盖得一乾二淨

,那怕是米迦尔也無法件出反应。

优一郎的狀態实在是过於失常,他现在宁可对方向他哭闹,也不要像现在、強撑著甚么似的对他如此冷淡。


"小优……是我的錯……"


米迦尔嘗试去擁抱失常的优一郎,对方也没有推开他,只是袖子上漸漸被滑落的水珠点开了一朵朵透明的水花。


颤抖的指尖抚上自己的脸颊,优一郎在米迦尔怀中嗚咽著吐出字句模糊的句子。


"你……説过、每天下班……就回来跟我吃饭……哪都不去的……"

"你説过……不会拋下我……一个的啊……"


盈满泪水的綠眸看著桌上的飯菜,眼眶里的水液被他以手背擦去,卻似乎又想到米迦尔稍早前的奪门而出,眼泪只是不尽滴流而無法停止。


"我剛才真的是糊涂了……我以后不会再让同事灌我酒了,那怕是辞职也好……"


"我还特意做了你喜欢的菜……但、你就这样跑出去了……嗚……"


從没如此哭过的优一郎一哭就似乎停不下來,米迦尔对他的承诺完全入不了他的耳中,只是一个勁地在米迦尔胸前啜泣,米迦尔不知所惜的看著优一郎颤抖的身体,最后还是將手放在对方背上輕抚,以求作出无声的安慰。


怀里的哭音漸漸变輕,米迦尔试探性的看了一眼怀里人,发现优一郎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哭累了在他胸前睡着了。


在墨色的发絲上落下了一下輕吻,米迦尔將优一郎横抱起来,在到达卧室時才將对方輕柔地放上柔软的双人床。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小优会这么没安全感……但我以后都不会再夜歸了……"


再次在优一郎脸上印上一吻,米迦尔靠近对方的耳边輕喃。


藍眸柔和地掃过了优一郎的脸庞,最后才轉身退出卧室。


"……笨蛋……"


用著米迦尔听不到的声音,待在黑影之中的优一郎低喊了一声。


"只要你陪着我就好了啊……"


4.


待优一郎醒来時,米迦尔早已与他同枕共眠了,温暖环绕在身体每一处,温馨的感觉让优一郎又再向背後的胸膛靠近了点。


"我啊……就只会为了你哭啊……"


打开了床边的台橙,优一郎轉过去看著米迦尔英挺的側脸,不止趁着对方熟睡時將甚么都説出来,更忍不住咬了一下对方的鼻尖。


"……唔……"

"再喝酒就跟你分手啊,笨蛋米迦!"


安心地闭上眸子,优一郎也没去將台灯关掉,在暖光的映照下他没多久便再次墮入梦鄉,在米迦尔的怀里静静地做著剛开始的梦。


他没能得知米迦尔在他身後偷偷睜开了眼睛。


"这一口真痛啊……"


摸了摸还留著牙印的鼻尖,米迦尔將怀里人摟緊了一点。


"那……晚安,小优。"


台灯被关掉了,夜里的卧室恢复了黑暗。


米迦尔与优一郎相擁而眠。


end


之后应该会开始更花吐或者是妄想症,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情了,赶著參本的文还要处理家事真心累

然后这篇文也是想写挺久了,写出来了感觉挺好的

希望有人喜欢吧哈哈哈哈


评论(13)
热度(100)

© 无头像的G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