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头像的G桑

沒頭像是被眼熟的第一步

【米优】那个与你的故事

一篇最后甜得要死的文,送给我们的米总。

通篇轉生优视角,前期没有上辈子的記憶,後期恢复記憶he(之前死亡梗的後續)

筹备了挺久的一篇文,希望会有人喜欢

以上√


0.

-他曾经遇过一个最熟悉的陌生人,而那人给他讲了一个让他至今仍无法忘怀的故事。 -

"这样,你明白吗?"记忆中的对方半眯起泛起红光的眸子对他问道。

只是下一瞬,视线里就已经失去了对方的踪影,只剩下颊旁被微风吹得飘散的须发。

如同那人从没存在过一般。

1.

那年夏天,他跟着父母到了乡下的一个小村庄渡过自己的悠长的暑假。在村口一棵大树下,他认识了那个说书人。

对方有着一头金发与血色的眸子,姿态如同贵族一般优雅。但会让他和对方认识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他只是不小心撞进了对方赤红的眼瞳里,而后在对方难掩惊喜的目光下答应了那个奇怪的请求。

"你愿意听我说一个故事吗,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与想像无异温润的男声轻敲耳鼓,他理应是第一次听到对方的声音,不知为何,他却感觉这把声音让平静的内心泛起了一丝涟漪。

无法解释的悸动,是他所能感觉到的感觉。

至于为什么会觉得当时的对方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他在多年之后、一切都结束时如此询问自己。

是对方的血眸中一瞬混进的邃蓝所造成的、让自己误认是笑意的错觉吧。他眨了眨绿眸如此回应自己,片刻以后却忍不住扬起了嘲讽的笑容。

人类的眼眸,是没可能变色的。

而那个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人",已然无法取回那双总温柔得如同要将自己溺毙的水色。

早在他与对方在那大树下再次相遇时,他就应该知晓。

只是在那时,被封印的记忆仿佛在脑袋夹层做着永不醒来的梦。

2.

于说书人的邀请下坐上长椅,他静静地听着对方的声音回荡在湿热的空气里。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吸血鬼这种生物还存在于这

个世界的时候,有两个少年在孤儿院成了家人……"在阳光下映出阴影的侧脸就如同一件上好的艺术品,专注地讲述着故事的对方并没有发现他的恍神。

……如果描摹着对方的​​容貌也是恍神的一种,他的确是在恍神。

虽然他不知道对方是没有注意到他打量的眼神,还是不想揭穿他十分明显的"暗里"观察,但无论是哪一项,都不碍他想要听故事的心情。

反射性的观察并不代表他对对方怀有敌意,而且他在其中发现了一件事。

对方似是在怀念着什么。

这使他对那平平无奇的故事生起了些许兴趣,就连心脏传来的声响也无法停下他的好奇。

扑通、扑通。传入耳中的声音被心脏跳动的声音搅成了破碎的音节,只能看着对方的嘴角若隐若现的扬起弧度。

"你……到底是在怀念着什么呢?"他听见自己思考了良久的问题以他的声音说了出来。

对方只闭上了嘴。

是暴风前的沉静,或是大雨前的阴云?

"没什么……"

"只是在怀缅故人而已。"对方的嗓音几乎要被树叶的翻动声盖过,他注视着红眸中那个摆着困惑表情的少年,终是没有要求对方再次发声。

那种陌生的眼神与吵哑的声音,到底是为谁而出现的?

彵不知道。

也许只是思念过于痛苦而已,他看着空荡的掌心如此想道。

--

"…少年的家人被吸血鬼杀了以后,他独自逃出了那囚禁他们的地方。"沉稳的声音停在语句的最后一字,良久也没听到下一句的他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般抬起了头。

橙红的阳光晒上脸颊。

他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花去了许多时间,故事正停在关键地方的急燥让他反射性的垂下了绿瞳。

"故事……不说下去了……?"

失落感不知从何而来,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被堵住了喉咙一样无法言语。

手掌在身侧握成拳,拼命忍耐着那涌上心头的翻滚情感。

"明天。"对方轻轻抚了一下他的额发。

"只要你明天来,我就継续讲这个故事。"对方的嘴角依旧勾着从一开始就没变过弧度,他却觉得那抹微笑带上了让人为之叹息的感觉。

"不准说谎啊。"

"我为什么要说谎。"露出哑然失笑的表情,对方给了他一个拥抱。

"回去吧,你的家人……一定在等你。"

回过神时,对方已经在视线中走远。

连让他对那个在夏日里不应拥有的冰凉体温抱有一

刻疑问的机会都没有。

3.

假期已经在不知觉间过去了一半,他对对方的了解总算是深了些许。

也只限于些许。

也许故事已经不再吸引他的注意力,他所在意的,就只有对方不经意间露出的神情,那是无论再怎么藏,总是可以让人看出心里所想的地方。

他却一次也看不穿对方的心。

--

"吸血鬼不想喝家人的血,但少年寜愿死也要对方喝自己的血,让他成为真正的吸血鬼活下去……"

故事仍在継续,对方亲历其境一般以无奈的表情与语气讲述,并缓缓闭上了眸子。

"吸血鬼在喝下家人的血的时候,眼睛变成了红色,也代表他成为了永不死亡的真正吸血鬼。"

睁开的红眸在阳光的映照下反射出血色的光芒,如

同故事所描述的吸血鬼一般,让他不自主地想要触碰。

"你的眼睛……也是红色的啊。"待他回过神来时,手已抚上对方的眼角,正值暑热的阳光打在对方的脸上,他所感到的却依然是异常的冰冷。

他仿佛感觉被看穿的,是自己。

"可能……我就是吸血鬼啊……"

无温的手掌覆上了脖子,指尖在透出的青色上打转。

对方轻笑着靠近了他的耳边,"只认识了不过一个月,你就这么肯定我不会对你做些什么吗?"

指节在脆弱的皮肤上渐渐用力,眼角的余光看见了变得噬人的红瞳,那种压迫感与恐惧感却不知为何让他平静了。

他跟着对方笑了起来。

"……是又如何……?"缓缓摸上了在脖子上使力的手,他没有丝毫挣扎,只是毫不畏惧地对上红得像被血液浸染过的双眸。

"我只相信你……不会伤害我……"

缺氧的窒息感消失了。

他猛地抬头看向对方,眼眶似是泛起泪光​​的对方却没有动手去擦拭,而他在视线变得清晰以后却发现对方连一丝波澜都没有。

但对方茫然的神情告诉他,那大概绝对不是他的错觉。

"……你果然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

"无论过了多久……你也一样那么温柔。"柔软的金发洒上了颈侧,那个一直没在他面前做出什么大反应的人将头靠上了他的肩膀,近乎无声的气音传进耳内时理应无法辨认出意思,但他却出奇地听清每一个模糊的音节。

无法找到原因的心脏抽痛让他的手开始颤抖,他将手放上像在呜咽的对方的后背,如同安慰着一个孩子。

"……我就只对你一个温柔……"

指尖触到的每一处都泛起微弱的电流,只是他的泪腺却被刺激得更加强烈。

不然脸上的液体因何流下?

逐渐变得清晰的破碎记让他慌了手脚,不论是在其中偶尔飘过的几缕金发,或是与这个说书人如出一彻的红瞳,都是他所无法理解的。

他只能勉强说服自己那是他奇怪的错觉,潜意识的反驳却无法被忽视。

"你是不是认识我的?为什么……我总觉得记忆里每一处都是你……但又发现每一处都没有你……"他拭去脸上的水痕,压下声音向还靠在自己身体的人问道,金发搔过颈边,低喃般的声音敲响耳鼓。

"等到说完了故事,你就会知道了。"

"你、你果然是知道什么的吧!"他着急地转过头,却没想到对方也刚好在后退,两张脸在对方的眼前贴得像要接吻的恋人一样近。

脸颊烧上了热度,他定住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而后一把推开趁机揉了揉自己头发的对方。

波动的情绪烟消云散,耳边只剩下跳动的心脏所传来的巨大声响,一下一下击打他的身体。

只是对方突然的笑声打醒了混乱的思绪。

"哈哈……果然和之前一样,真是童贞啊……"

冰凉的掌心抚上自己的额发,他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却在对方的仿佛透过他看着谁人的目光下皱起了眉头。

你想念的到底是谁?他总希望自己可以从对方的嘴中问出答案,但似乎在故事完结以前,他都毫无胜算。

就如同对方蒙上悲色的笑容一样,他没有办法可以让其脱去。

4.

暑热的空气没有什么改变,依旧如起初一样泛着满当的热度和燥意,只是假期已经快要到达尾声。

他不舍地再次坐上陪伴了他一个多月的长椅,为自己的离开想着与对方道别的话。

而吸血鬼与少年的故事仿佛想要挽回他的注意,开始发展到他没想象过的方向--

那两个理应在战场为己方挥剑厮杀的人,成为了恋人。

一对无法正大​​光明地过上平静生活的恋人。

"吸血鬼……可以喜欢上人类吗?"他疑惑地向对方发问,只见对方的眸子猛然一睁,红色的眼瞳混进了陌生的情感。

阳光的照射底下,他仿佛看见对方的皮肤成了超现实的纸白。

"吸血鬼曾经也是人类,只是人性在岁月的流逝下渐渐消失而已。"

"但……也许只是见证过身边的人都一个个消失的原因吧……"那双红眸看向了斜晒着阳光的地板,仿佛从心底里恐惧着那种热度,对方很快就移过了视线。

"継续说下去吗?"对方缓缓问道。

而他默默点头,当作回应。

"他们平稳的生活一直过了几十年,直到少年变成了老人,吸血鬼都一直守护在他身边……"剧情跳到了少年的暮年,他听着对方开始变得低沉的语调,有点不知所措。

鼻腔的涌上了莫名的酸涩。

"你……为什么跳过了他们的生活?"他想要掩饰自己带上了鼻音的嗓音,只好尽量将音量压底,但对方大概是对他了解得过分,为他送上的面纸简直是特意为他准备一样。

拭去眼眶的水光,他想知道对方会如何回答。

而后他听到了对方的叹息。

"和一般人一样的生活而已……他们的恋情对这个故事并不重要……。"

"然而他们最快乐的时间,却是他们的相爱着的时间啊……"对方压下声音喃道。

带着热度的风吹过两人的所在处,带起了飘荡的发丝,一头金发散乱地反覆飘过对方的脸,替那人添上了一种寂寞苍桑的威觉。

"他们……一定很幸福吧……"他拨开遮掩着对方脸容的金发,柔软的发丝滑过掌心,让他不经意地勾起了嘴角。

"那怕少年会比他更早死去,相信那段时光……吸血鬼也是不会忘记的吧……"

对方的嘴角勾起了苦涩的弧度。

"吸血鬼一生中要记的事太多了,所以他们的记忆会在漫长的生命中渐渐消失,不论他想或不想,结果

亦同。 "

"而要让自己不忘记一件事物的话,只能一遍遍地将那件事回想、复读……直到对这件事失去兴趣,或者,找到一个可以唤起自己回忆的人。

对方在他的额上印上了一吻,力度轻得仿佛在对待一件易碎品。

"小优,我等了几百年了。"

"这样,你明白吗?"

模糊的记忆一下子涌出脑海。

"米……​​迦……?"

米迦尔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眼前。

树叶荡动的影子遮挡了视线,任他再如何寻找,也看不到对方离开的方向。

"你是抛下我了吗……"优一郎朝着村口的大树使命大喊,到最后却忽然没了底气。

直到夕阳西下,橘红色的余光洒上脸颊时,他也没有等到对方的身影。

那怕他知道对方一定听到他的叫喊。

5.

提着行李踏出房子,优一郎有点茫然地看着父母的背影,无力地默默抬腿走着。

村口的大树依旧屹立在猛烈的阳光下,反射到地上的金光让优一郎的眸子猛地一睁。

米迦……他有点痛苦闭上了绿色的眸子,如果不是对方冰冷的体温于记忆中实在过于鲜明,他都几乎以为那只是他所做的一场梦。

"为什么……要走……"

他抬眸看向树的顶端,被阳光直接照射眼睛的灼痛感让他闭上了绿眸。

他不知道他的家人为何要在他恢复记忆时离开,只有被抛下的空虚感一直环绕着跳动的心脏,每一秒都提醒着他,这是一件让人无法理解的事实。

睁开眼睛,优一郎试图追上与自己已有一段距离的

双亲,经过那总是有着米迦尔的身影的长椅时,他仿佛还能看到米迦尔在上面对他招手。

那是一个无比真实的幻觉。

他颤抖着以手掌覆上了眼睑,遮住了金色的阳光,也遮住了自己滑出眼眶的泪液。

"我好想你啊……"

优一郎想要止住自己的呜咽,却发现自己的全身都已经开始在无法自控地颤抖,膨胀的失落感化作哭泣的理由在他的身上肆意爆发。

此刻的他除了像个孩子一般哭着,就连想要止住自己的泣声也无法做到。

无可救药啊……优一郎如此想道,被泪水糊得一塌糊涂的眸子勉强能够看到父母朝自己跑来的身影。

也许他只是和对方一样,患上了名为「思念」的病。

只不过结局是对方抛下了他,而他的病却越发严重。

"都等了几百年了……就多等我一下啊……"

以哭腔缓缓地低喃着,优一郎轻轻抚上了红肿的眼眶。

眼尾的余光仿佛看到了一丝金光,

一闪而过

6.

优一郎在回到了本来居住的城市以后,几乎每天都能梦到米迦尔,有时候是在那个小村庄,有时候是在那个消失许久、有着吸血鬼与帝鬼军的城市,只是无论地方再怎么改变,梦的内容都只有一个--

米迦尔背对着他,朝着前方渐行渐远,而他只能使劲向对方伸手,看着对方消失在眼前。

每到此时,他都会从睡梦中惊醒,咸涩的水珠沾湿了脸颊。是汗?是泪?精神状态每况日下的优一郎已经无从思考。

"原来……等待一个人,会那么难受吗……?"

他抚上跳个不停的胸口,被捏紧心脏一般的疼痛是他无法忍受的难耐。

只是他知道,米迦尔承受的比他难受一百倍、一千

倍。

他光是想像对方在没有他的夜里,看着曾经的他留下的遗物一夜无言的样子,那种孤独的感觉就足以让他崩溃般将脸埋在双掌之中。

有时候他真希望在梦醒以后,能像许久年前一样,那个吸血鬼会在他惊醒时将他拥进怀里,冰冷的体温会伴着他直至熟睡。

他渴望回到那别于现在的时空。

"米迦……"

我很快就来找你了……

优一郎握紧手中的纸片,上面的小字被汗液湿得无法辨认,只有标题仍能勉强看出那是一张车票。

"我一定会把你找回来的……"

少年如此说道。

7.

再次见到村口的大树,已然是十二月的寒假,树上的枝叶干枯了不少,灰黄的色泽让优一郎的本就不

愉快的心情变得更差。

踏着轻缓的步伐,他神色复杂地看着熟悉的长椅,没有留意到身后传来枯叶被浅踏的声音。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

被那个恶劣的吸血鬼从后拥入怀中,他慌忙扭过头,看见了对方精致的脸容上悲喜交替。

他猜不透米迦尔在想什么。

他从来都不擅长思考,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

"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和你一起生活,终有一天你会被人类嘲笑、嫌弃,我真的值得小优你……和我一起生活吗?"

红眸泛着复杂的思绪,米迦尔难堪地看着优一郎。

"当然值得!米迦你可是我的家人啊!"

"不,我已经是过去的了。"

"家人哪有分过不过去的,你就是我的家人,无论过了多久也一样!"

"你已经有了新家人了,不再需要我了啊……"

再吵下去没完没了,深知如此的优一郎选择将答案稍微的改一下。

往别的方向。

"我的恋人就只有你了吧!我的恋人一直都只有你​​,也会是你,无论过了多久也一样!"

"而且如果要抛下我,就不要勾起我的记忆啊!说着喜欢我,却让我那么难过……"

将头埋在对方胸口,优一郎张嘴就是溢发的呜咽,

没有发声的对方在他的发旋上轻轻印上一吻。

"我不会再抛下你了……"那个吸血鬼如此说道。

仿佛为了祝福他们,太阳从云后露出耀目的半个身子,如同他们再次相遇那天一样。

一样的人,一样的地方。

米迦尔笑了笑,转身坐上了树下的长椅。

"你愿意听我说一个故事吗,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像征吸血鬼的血眸泛着满溢的温柔,一瞬间竟让他分辨不出颜色,只是答案也不再重要。

"……乐意至极。"

那双柔色的眸子半眯,仿佛连眼睛也泛着满当的笑意。

"无论你再怎么改变,你都是我的家人。"

"所以……欢迎回来。"

欢迎回到我的世界。

"--致我最亲爱的百夜米迦尔。"

两人相拥的画面是此刻最美的风景。

end

--

忍受不了米优be的我以he來補回之前死亡梗的遺憾

感谢米优让我认识了这么多小伙伴,喜欢上米优大概是我最幸运的事了,千言万語道不尽,僅以此文表达对米迦生日的祝贺。

生日快乐,米迦。

评论(43)
热度(75)

© 无头像的G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