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头像的G桑

沒頭像是被眼熟的第一步

【米優】我愿將整片星空獻给你

一个魔性的偶像paro√

写得我甜到掉牙了啊啊啊啊☆

以上

进藤米迦尔,如今当紅組合「終炽」中的主唱,他的金发在剛出道時风靡了全世界,甚至成为了当时的潮流指标,让街上的少男少女们全都顶著一头金发。  

然而,没有人知道他耀眼的金发到底是不是真的,偶像为了爭取粉丝的目光,染发甚么的可一点都不新鲜。  

"啊……优君,米迦君的头发好多人都怀疑是染的,到底是不是呢?"

一次的节目中,主持人裝作不經意地向米迦尔的搭档--天音优一郎发问,而正在吃蛋糕的优一郎想也没想就回答了对方。  

"不是啊。"  

最得以证明他没有犹豫的证据大概就是他嘴角沾著的鲜奶油,虽然不过兩秒就被旁边的米迦尔以紙巾擦去。  

"那优君你为什么知道的呢?"  

"因为米迦他之前……呃、"

优一郎似是想到甚么一样捂住嘴笑了起来,脸上卻浮上了些許紅暈,带著笑意的眸子直直地看向因無人理会而发著呆的米迦尔。

  --那件一点都不浪漫的小插曲发生在他们还没出道的時候--  

当时早已確认关系的兩人正腻在沙发上看电视。

"米迦,你的头发不是染的吧。"

优一郎環著米迦的脖子,头埋在对方的发絲里嗅著洗发水的味道。

今天是玫瑰味……优一郎笑著想道,脸颊蹭著柔软的金发。  

"小优你觉得是染的吗?"

略带驚訝的问道,米迦尔將身側的优一郎拉进怀里,輕咬对方白嫩的脸颊。

睜著圆渾的眸子,优一郎在米迦尔放开他以后躺上了对方的大腿。

几缕金发在米迦尔低头時垂下,被优一郎伸手抓在手里把玩。

  "不……只是感覺太耀眼了,像星空一樣。"

金絲從手指的间隙滑走,优一郎改为靠在米迦尔肩上,兩頰略長的黑发触上米迦尔的金发。  

米迦尔捂住嘴笑了起来,隨後轉过頭去吻上优一郎的墨发,"那我就做你一辈子的星空吧。"

語气中满是宠溺,藍瞳溢满著温柔一般注视著优一郎。  

那怕优一郎和他一起生活了那么久,也忍不住那泛上耳根的熱意。  

米迦为什么可以那么温柔啊……优一郎將头埋向了米迦尔的胸口,努力緩和自己跳得飞快的心脏。  

--

"那是秘密哦。" 將食指递触向嘴唇,优一郎朝主持人笑道。

  顺道以指尖彈了一下米迦尔的额头,米迦尔在回过神時將优一郎拉向了自己的方向,"……明天休假,是不是不想下床了?"  

"啊,我才不要。"

從米迦的拑制中逃脱,优一郎和米迦尔在摄像头的面前打鬧了起來。

直到他们察觉自己似是犯了甚么錯誤時,他们的恋情已经传遍了世界,免去一部分因为老公被搶而痛心疾首的粉丝以外,他们很幸运的得到了祝福。  

--  

"啊对了,我的腋毛也是金色的啊,那小优你靠在我的肩膀上,不就是得到了整片星空了吗?"

看著米迦尔似是有要脱衣服的催勢,优一郎無奈地推开对方,只是一个不在意,他又被擁进了对方怀里。

  "腋毛啥的……虧你能想到啊……"

揉了揉自己的乱发,优一郎身体靠上米迦尔的胸前,肆意吸入屬於恋人的味道。  

"不过如果小优將腋毛染成了金色,那我不就可以得到屬於小优的星空了吗?"

米迦尔笑著捏了捏优一郎的手臂,在对方抬头時亲上那泛著水光的唇瓣。

  "给我滚啊、嗯……"声音被堵在喉头,优一郎被托著後腦侵/犯敏/感的口腔。

氧气被剝奪得徹底,而無法思考的优一郎只能配合著侵/入者的动作,与掃/蕩每一处粘膜的舌尖共舞。  

終於分开時,优一郎無力地軟在米迦尔怀里喘/息,交/纏的双唇还沾著双方的唾液,綠眸朦胧中眏出了米迦尔那稍微有点恶劣的笑容。

  真恶劣啊……咬了一下米迦尔的脖子,优一郎的手倒是没有離开过米迦尔的身体,依舊環在对方的腰上。

  --   ……其实是一个浪漫的小插曲吧。  

不过只要他们幸福就好了,不是吗?      

end         

___

魔性的腋毛梗by @问津

同时写5篇不同的米优文,我感觉自己要死了啊啊啊啊

可以的話就期待一下吧,毕竟我在其中一篇文終於写出了我想象中的米优重遇畫面了√

评论(29)
热度(51)

© 无头像的G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