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头像的G桑

沒頭像是被眼熟的第一步

【米優】与其擦肩而过的幸福

生子梗,慎踩雷


後續由雪糕接上(*'▽'*)♪


最后,慎踩雷






优一郎從没想过自己真的会有絕望的一天,但当他肚子裏的小東西在他绊倒之后瞬间停下了活动,他看著身下越发擴大的血水,只觉得温度开始一点点地從指尖开始流走。


机械人一般慢慢抚上自己的肚子,优一郎除了呼吸外幾乎無法动作,直到下身傳來的劇烈痛楚像是啃咬著他的身体一样扯回了他的神智,他才颤抖著手指拨打了米迦尔的电话。


「米迦……救救我……」硬撑著意识向电话裏的人求救,他便再也挺不住地昏死了过去。  


著急地在手術室门外來回走动,匆忙赶來的米迦尔在看见手术燈熄灭的一刻期待著喜訊,却在医生無情的話中抹去了剩下的希望。


「真的很遺憾,百夜先生,你的孩子……」幾乎瞬间瞪大了眼睛,米迦尔不顧在場所有医護人員的阻挠沖进了手术室,坐在床中央的恋人看到他也只是側过了頭,傻傻地朝他笑著。


「米迦,我们的孩子……没有了。」低下頭看著身下的血跡,优一郎用著奇怪的腔调平静地向他述説这殘酷的事实,颤抖的手抚上了平坦的腹部輕柔地按揉,彷彿那已经逝去的小生命还在他的身体裏活动著尚未長成的四肢。


「筱娅还説要做宝宝的的義母呢……还買了一大堆衣服……不过现在也没用了……」嘴角的弧度更向上勾,优一郎失神的綠眸对上了他的眼睛,似是看著他卻更像是在回憶。

明明对方一滴眼泪也没留,米迦尔却感觉到对方的心是在撕心裂肺的哭喊著。


擁住了面临崩溃的优一郎,米迦尔心酸地让对方將頭靠进了自己的胸口,「小优……孩子、我们可以再生啊……」紅著眼眶地向优一郎説道,米迦尔看見对方刺眼的笑容終於褪去,隨後卻看見对方的眼眶也开始泛起了紅腫。


「……如果我可以小心一點……那我、嗚、是不是……就可以保、保住宝宝了……」感觉胸前的布料被液体润濕,米迦尔任著对方在他懷裏哭泣,安慰性地在优一郎的背上輕抚,他忍下涌上的淚意在优一郎耳边低喃。


「宝宝我们可以再生……所以小优,不要再哭了……」輕吻恋人的额发,米迦尔温柔地安慰心理和身体狀態都不太乐观的优一郎。


回憶可以創造,孩子也可以再生,只要你没事就好了


緊抱失声痛哭的恋人,苦涩的液体顺著米迦尔的臉頰滑过了下巴,最后消失不見。


end


一群人在談流産梗聊哭了我也是醉了

但是为什么我会一起跟着疯啊(捂脸


评论(15)
热度(35)

© 无头像的G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