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头像的G桑

沒頭像是被眼熟的第一步

【米優】[肉]变成兔子甚么的真的想也没想过♂

 @吉子-病入膏肓 太太的兔优真的怎么看也好可爱,所以生出了这肉♂

希望太太不要怪我情人节开污#

各位情人节快樂#坐上肉给你们做禮物☆






聽到比他更早出门的米迦尔的鎖门声,优一郎才开始從睡夢中醒來,揉了揉迷蒙的眼睛,优一郎小心的爬下了床,却依舊被过長的家居裤绊跌在地……过長?感到不对勁的优一郎顧不上痛楚,連裤子也没穿就跑到了浴室。   

「噫、啊啊啊啊!!!我我、怎么变小了!?还長出了、兔耳??」鏡子裏映出的身体大概只有8歲小孩的大小,柔软的毛绒兔耳低垂在原本耳朵的位置,过大的家居服堪堪盖住了白晢的大腿。这……是我……?优一郎只觉得今天起来的方式有点不对。   

「不会吧……难道連尾巴都有吗……」有点难以置信的拧了拧黑色的兔耳,在傳來的触感中优一郎才終於相信自己真長了一双兔耳朵,又將手探向尾椎想要认证尾巴的存在,在触到那圆渾的毛球的瞬间,他才发现自已好像成了人形的兔子。  

 就連声音也变成童音的优一郎在勉强向紅蓮請假了之后,才开始想起了衣服的问题,翻出了米迦尔的裇衫,优一郎趴在床上享受地嗅著恋人的氣味,卻在下一秒紅著脸坐了起来。

☆好优兔,不吃吗☆

 

「睡着了吗……」洗理好被磨得紅腫的後.穴,米迦尔將优一郎抱到了沙发,直到將一片狼藉的床單换好,才將熟睡中的兔子抱回了床上。   

 

看著恋人可爱的睡颜,米迦尔笑得一脸愉悦   

 

「小优……」 

「喜欢你哦~」輕抚垂下的兔耳,米迦尔如同对待珍宝一样在对方頰上印上一吻。 

果然小优最可爱了~♡ 

没想过要回去上班的百夜总裁如此想道。 

end   

番外 

「不知道那東西生效了没呢……」筱娅看著空無一人的总裁辦公室喃喃自语。   

「筱娅桑……你是不是给优君下了甚么奇怪的藥了啊?」得知筱娅肯定是幹了甚么奇怪的事,与一無奈地问道,顺便替优一郎默哀一下   

……优君,我会替你準備好喉糖和痔疮膏的了……   

「不对哦与一桑,那不是藥啊」 

「那是馬猴燒酒的魔法哦☆」 

番外.end

没得去event表示不开心:3

每天都被优兔萌得流鼻血我也是醉了

情人节和我媽在家躺一天_(:3」∠)_

评论(63)
热度(106)

© 无头像的G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