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头像的G桑

沒頭像是被眼熟的第一步

【米優】也許

因为盐优美瞳到了而決心更文的我#
 是之前一篇的續写 前一篇點這



优一郎曾经想要成为吸血鬼。 

是为了感受恋人渴血時的痛苦?是为了嘗到吸血鬼所谓的甘甜?还記得米迦尔当时浮上著急的脸容,现在想起来,已不知渡过了多少次季节更替,年月飞逝。 

他的理由其实很简直,只是为了与对方一起生存到世界的終結。 

映在鏡中的面容已不再是從前那个眉眼飞揚的少年,他已在不知觉间漸漸踏入了中年,似是提醒自己不再年轻,那张透著成熟的脸上長著不少細紋,曾经墨黑的发絲,也被時光洗刷得多上了幾根銀絲。 

而他的恋人,依然是停留在青春的少年期,但他们比誰都清楚这青春的代价,是鲜活的生命。 

优一郎從來都不会对米迦尔做出「永远」的承诺,这字眼对他们來説,过於沉重。人类的生命很短暂, 他注定無法陪伴对方走到「永远」,也許終其一生,也只是走过了恋人生命中有如昙花一现的瞬间。 

在生命將要走到尽頭時,他卻突然想起了一點東西,不是曾经和米迦尔的回憶,也不是甚么没完成的愿望,他就只想起了少年時曾经在筱娅的言情小说上看到的一小段文字: 

想要伴你走遍世界,我的双腿卻無法再次使力 

想要記下你的脸容,我的眼睛卻無法看得清晰 

想要擁抱你的身体,我的手臂卻無法向你伸出 

当时只觉得可笑的字句,他卻在这刻確切的感受到主人公的無奈。 

他其实不怕死亡,他不过是不想留下米迦尔。終於可以和对方过上安逸的日子,他剩下的時间卻不多了,他已经浪费了大半辈子去躲避死亡的追捕,这次,怕是逃不掉了。 

明明應該是和恋人最后的相處時间,他却出奇的没有哭,只是努力地睜开迷濛的双眼,想要好好的再看一次恋人的脸孔。 

「最后的……時间了呢……」 

「米迦……」 

強烈的睡意向他袭來,而他也很清楚闭上眼睛之后,就再也不会睜开了。 

「替我……看到这个世界的終結吧……」 

有甚么液体滑过了脸颊。

米迦尔抱緊了他的身躯,却無法让緩下的心跳变回正常的速度。 

那到底是甚么呢? 优一郎闭上眼睛的一瞬,只感到发旋上一点輕柔的触感。

 ……也許只是將死之人的,一點奇怪的錯觉吧…… 

end

嘛,新年肯定会开肉的
 可能試了盐优全妝就会改頭像,不过應該一星期就会改回来了#
 然而説回文,小优是real錯觉,吸血鬼不能哭啊,只是將死之人可以感觉到别人的感情,而小优就感觉到米迦在心裏哭個半死,这样(*'▽'*)♪

评论(75)
热度(36)

© 无头像的G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