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头像的G桑

沒頭像是被眼熟的第一步

【米優】[肉]帥氣的唱見是我的同居人【下】

 終於再次产出了肉(*'▽'*)♪
 冷死我了,坐在兩個暖爐面前还要貼著暖包也冷得发抖我也是太厲害了#
 完全不知道为什么米迦还可以和小优做♂爱♂

 @米迦尔的蓝眼睛  @優一郎的內衣 

因剛才的事而暫時离开的睡意再次回笼,窝在米迦尔胸口的优一郎不一会就聽著对方的心跳声入睡了,直到一般強烈的振动吓得他幾乎跳起来,优一郎才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住所。

 

逐渐清明的意识让优一郎想起了下午发生的事,無论是与对方的唇舌交纏,还是对方最后以公主抱將他抱离見面會,全都從腦海裏清晰地浮上眼前。

 啊,屎啦,优一郎近乎崩溃的想到,他已经無法承受自己是被米迦尔一路抱回来的事实了,想必微博也炸开了吧……裤袋裏振动个不停的手机就是最好的証明。

心如死灰的优一郎打开微博,果不其然的看到剛才見面会的録影片段,懷著[隨傳選一條也没关系吧]的心,优一郎按下了最顶部的一條,却立即感到後悔了。 

畫面中的自己被米迦尔環著腰按在懷裏狠狠欺负,因姿势而挺起的腰甚至無意识地輕輕罷动,意外地清晰的影片也没有甚么雜音,只有兩人忘情熱/吻時唾液交换的淫/靡水声,让现在唯一的觀眾漲紅了脸。 

太糟糕了,优一郎手忙腳乱地退出了影片,感觉到脸上再次漾上了灼热的暈紅,碧绿的眸了眨了眨,为自己童貞的表现感到無奈和羞愤。 

勉强壓下了过快的心跳,优一郎點开了下一條微博,这篇打著米优tag的文章卻是为了方便他一样,是以日語來写的,还没來得及吐槽日語出现的原因,优一郎的腦袋已经在看到上面少兒不宜的……动作描写時直接死機了。 

米迦尔推门进来時看见的場景就是优一郎满面通紅的瞪著手机。 

「小优是在偷偷地看甚么看得脸都紅了啊?」奪走对方手裏的物件,米迦尔將优一郎掙扎著要搶回手機的手壓在腰側,反應不过來的优一郎还没拿回自己的手机,米迦尔就已经把整篇文章都看了一大部分了。正想解释的优一郎卻被米迦尔之后的話狠狠堵住了嘴,甚么話都説不出。 

「嘛……这样的話,我可以推斷为小优也喜欢我吗……」难得地感到羞涩,米迦尔將頭扭到了一旁,这告白一样的話再次让优一郎的腦袋當机,好一会才紅著臉回答:

「我、我不知道啦……就是我不討厭米迦吻我……」 优一郎捂住发燙的脸,染上耳垂的粉色卻無法遮盖。 

「……小优一会可不要後悔啊……」無奈地揉了揉发紅的脸,米迦尔伸手脱下了优一郎的家居裤。 

☆少兒不宜的动作描写☆

 

 倒是没再生起甚么非分之想,米迦尔尽責地清理好优一郎身上的所有殘留体.液,又替对方换上了新的家居服,躺上床時已經接近十一點了。 

 

「嘛,辛苦你了,小优。」在对方頰上印上一吻,米迦尔笑得一臉满足。

 

拍下恋人可爱的睡颜,发上微博之後米迦尔也爬上了床和优一郎一起入眠,为明天的課節準備足够的精神。

 

 ......而睡得安穩的兩人並没有想到微博会因为那张照片而再次乱成一窝。 

 

【@大波姐姐__紅蓮love:筱娅gj!百夜君肯定是攻,我説的(doge face) /// @馬猴燒酒_四鐮☆:优君鎖骨下方的紅點我賭兩塊錢是吻.痕(微笑) /// @百夜米迦尔:小优的睡颜~感謝 @馬猴燒酒_四鐮☆ 的助攻(doge face) *查看圖片*】

 

 ……嘛,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end

 

有甚么bug也不要怪我,我现在手是僵的(*'▽'*)♪
 大概会写成系列,補上米优的相识还有米迦视觉的各种經过,大概还会再補上米优平常的会唱的歌☆
 然而大冬天的我不想再更文了:3
肉不好吃只是因为冬天,不是因为我文笔差(;≥皿≤)(不要否认事实

评论(47)
热度(150)

© 无头像的G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