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头像的G桑

沒頭像是被眼熟的第一步

【米優】帥氣的唱見是我的同居人【上】

考试成绩不錯上來发個糖(*'▽'*)♪

双唱見梗√  @優一郎的內衣 

全程傻白甜,只是加上了舌♂吻♂

文风出去逛街就没有回来了orz




 

优一郎從來也没想过自己会和自己的同居人成了cp。 

 
 

他強行壓下頭上跳得欢快的青筋,以鼠标點开微博上一个个標著自己名字的……文章和圖片。 

 
 

「我跟米迦才不是cp呢!而且怎么全都是那傢伙在上啊,本大爺明明也很帥……」看著那一大堆打著米优tag的微博,优一郎感觉心脏都不太好了。 

只是在米迦尔的翻唱中接下了最后一句而已啊,我才不是基佬啊!他内心的小人跪在地上使勁捶打地板。 

 
 

优一郎是從日本來的留学生,而到了中国後意外地认识了同为留学生米迦尔,在答应和对方一起租房以分擔房租後,他就在同为唱見的米迦尔安利下当上了B站一个昵称「終熾」的唱見,而命名原因只是因为他觉得这兩個漢字組合起来很帥。 

 
 

而上面提到的惹优一郎炸毛的事原……其实有點蠢。 

 
 

呢稱「Hyakuya」的米迦尔在粉丝的遊説下,难得没戴面具地翻唱了恋爱裁判,而唱到後半部分時,不知道对方打开了摄像头的优一郎環著米迦尔的脖子就接下了最后一句。 

然而最糟糕的还不止这些,米迦尔被他一弄也忘了摄像头的存在,停下音乐就直嚷著要优一郎煮咖喱,直到把影片上載完畢後对方发现了不少奇怪的彈幕,米迦尔才发现自己似乎犯下了甚么奇怪的过錯。 

 
 

本來也没想过介意真名曝光的优一郎也没多在意,兩人相识也早不是秘密,他也曾经表示过自己会一同出席米迦尔下星期的粉丝見面会,但他想也没想过自己竟然会和自己的同居人成了cp。

先不談帥得天怒人怨的米迦尔会不会对自己有兴趣,他也不是基佬啊?! 

 
 

【@終熾__咖喱大爱:我和米迦才不是cp呢!!(╯°Д°)╯︵┴┴】

优一郎心情不爽地发了条微博,倒也没想真的限制那些人的創作,[腐女可怕起来还真的可以把你给吃了]这种事情他可不想体验。

 

【@百夜米迦尔:是cp的話我一定是攻(doge face)///@終熾__咖喱大爱:我和米迦才不是cp呢!!(╯°Д°)╯︵┴┴ 】

隨著提示声響起的是米迦尔笑得無法发声的气音,他欲哭无泪地看著对方在床角捲起来笑得幾乎抽搐,只想对他喊一句「你咋不上天呢!」 

 
 

然而事实上幻想並没甚么卵用,他还是乖乖地到廚房準備晚饭,顺便感慨一下自己的漢語在奇怪的地方又增进了不少,也顺便在晚饭後翻唱了吉原哀歌以表达自己的悲伤。 

 
 

見面会當天优一郎是被米迦尔牽到会場的,不聽同居人的話熬夜兩天打遊戲的後果充分表现出来,如今腳步虚浮、幾乎連人脸也看不清的情況让他简直想一拳打死兩天前的自己。

強打起精神和米迦尔在少女的尖叫声裏合唱了兩首歌,他只能靠在对方的肩膀,拼命無视快要沖破耳膜的噪音以取得微薄的休息時间。 

 
 

「那么……现在开始誰第一个提出要求,我和小、終熾也会答应哦。」米迦尔拿著麥克风笑著向粉丝説道,一名紫发的娇小女子連忙一个箭步跑上前去,搶走了米迦尔手裏的麥克风。

 

「那……可以請Hyakuya、米迦君和优君來個kiss吗~?」女孩以不符合外表的語气毫不羞耻地问道

「要满一分钟哦~」話語剛落,还調皮地眨了眨眼睛,一副乖孩子的模样。 

 
 

「……看來是不能拒绝了呢……」看著徹底沸腾起来的會場,米迦尔無奈地笑著,他環著优一郎的腰坐上後方的沙发,还没清醒过来的优一郎被拉倒在他的身上。

眨了眨视野一片模糊的綠眸,优一郎正想從米迦尔身上爬起来,就被对方以唇舌堵住了微张的嘴。 

 
 

混沌的腦海無法思考,优一郎下意识地圈上了对方的脖子,迷糊的意识让他不自主地避开侵占口腔的舌头,卻被对方纏上舌尖抵死缠/绵。

因缺氧而泌出的晶莹從眼角冒出,米迦尔只是托住他的後腦更加深入地逗弄躲避的小舌,靈巧的舌尖擦过上颚的軟/肉,又再次勾起自己的舌头使力吮/吸,羞耻的水声盈满耳边。

 
 

 睡意一掃而空,优一郎感觉熱度蔓上了脸颊,環在对方後頸的手开始发軟,卻又挣扎著要逃出这带著情/色意味的熱/吻,唾液從無法闭合的嘴角溢出,迷惘间也不知呑下了誰的津/液,只知道自己已無法控制地把对方拉近,以让那毫不温柔的唇舌愈加粗暴地蹂/躏、侵/犯自已。 

 
 

直到米迦尔放开对他身体的鉗制,他才忍不住倒在对方身上,好不容易停下的尖叫声又再充满整個容间,还夾雜著不少停止録影的提示音,他如今卻無力理会場内的其他人,只能把頭埋进对方結实的胸口,以緩过臉頰無法下降的温度。

 
 

他简直無法相信自己真的沉迷在那个已经不能算是吻的唇舌交/纏中,米迦尔温熱的鼻息、長驅直入的舌头,都在那个吻裏让他变得糊涂、無法自拔。

 
 

掙扎著要從米迦尔身上离开,优一郎卻感觉自己的力量似是在那吻燃烧殆尽,只好看向米迦尔让对方幫他忙,而对方也很尽責地立刻开始动作----他以公主抱的方式一把抱起了优一郎。 

脸皮並不厚的优一郎已無力再受任何羞耻的攻击,只能把脸再次埋进对方的胸口,拼命無视幾乎穿透耳膜的尖叫,由著对方把他带离那个满是女生的空间。 

 
 

【我該不会真的成基佬了吧……】优一郎欲哭无泪地想著。偷瞄了一下看似十分愉悦的米迦尔,跳得飞快的心脏让他觉得那也許成真了。

 
 

.tbc.

 
 

其实米迦早就喜欢小优了,字裏行间應該能看出……吧(看不出)

小优是一直没有发现,因为没人跟他爭米迦,米迦也幾乎每天和他一起,小优的迟钝應該人所共知吧#

我觉得肩膀好痛_(:3

 

评论(67)
热度(158)

© 无头像的G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