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头像的G桑

沒頭像是被眼熟的第一步

【米優】遺忘

100fol的贺文ヽ(*´з`*)ノ

下面开放点梗#

这文我觉得是he啊w



無人的梯间傳來一陣平稳的腳步声。

优一郎緩慢地踏著机械性的步伐向上走,低垂的刘海掩住了被陰影蓋过的碧绿眼瞳,然而在破舊得不停闪烁的梯燈照射下,只能映照出暗哑的灰綠,一如他毫無起伏的内心。

天台的涼风吹得他微乱的发絲都在空中飘荡,曬落的月光把他眼窝的青紫照得墨黑,腳步停在了天台的边階,暗淡的眸子倒映出高楼下車水馬龙的行人道,店铺的亮燈被他盡收眼内。

[真的不会後悔吗?]视线被毫无温度的手掌遮挡,温润的男声在耳边響起。
冷静地拉下蓋在眼睛的双掌,他看向旁边的始作俑者,对方微捲的金发隨著空气的流动輕輕晃动。

「後悔?繼續过上这种生活……我也好不了多少啊。」父母的咒骂与責打又再浮上腦海,身上的血痕叫嚣著疼痛,他卻連眼睛也没眨一下,只是一層薄雾漸漸涌上了眼眶。

[死了,就没有人記得你了,真的没关系?]似是对方的自言自話,那双藍瞳卻一刻也没停下注视著自己,优一郎对上了对方的眼睛,埋藏在那双蔚蓝中的東西複雜得無法看懂。
當那双手再次伸向眼睑時,他出奇的没有躲避,只任著那双死物般冰冷的手触上脸颊。

优一郎曾经问过对方的名字,对方只是笑著搖晃金色的腦袋,[知道了我的名字,也没用了……]哀嘆似的語气总让他感到疑惑,而对方安抚的笑容每次都能让他瞬间忘掉内心的疑问。

抹去嘴角的血跡,优一郎在父亲的乱棍揮打中跑上了天台,金发的人影意外地没有出现,和初次聽見時一样温润的声音卻莫名傳入耳中,[真的不後悔吗?]他看向梯口正朝他跑來的父亲,終是把腳步踏出了虚空。

在意识完全消失之前,他忽然想起了自己一个早前自杀身亡的幼時玩伴,有著一頭金髮和藍眼的对方生前就住在隔壁的进藤家,而对方的名字好像就叫……    

[米迦]  

伴随著救護車的鐘声,他的父亲与赶上來的母亲在天台癫狂地撕叫著,笑声和喊叫声混在一起,最終被路人的議论和尖叫蓋过。    

【死了,就没有人記得你了,真的没关系?】藍色的眸子在他看不見的地方映出了与語气無異的悲愴。

end

不知道为什么腦洞开太大就出来了这一点都不像贺文的贺文XD

100fol來得太急以致於我的贺文是在功课堆裏爆出来的#

求梗啊啊啊啊我要寫一篇真正的贺文啊啊啊啊

(这篇真的是米优噠,米迦就是为了等小优才会一直在天台,他勸小优不要跳下去是因为跳下去的話,自己存活过的証明就会漸漸消失,所以小优才会忘了他,梗是從一篇韩漫看回来的,主旨是叫人不要輕生,然而这篇的小优就直接给我輕生了(捂脸))

求不怪qwq

评论(67)
热度(36)

© 无头像的G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