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头像的G桑

沒頭像是被眼熟的第一步

【米優】辦公室爱情

别名[覇道总裁爱上我](?

总裁米x快递員优,梗是 @Hiiiiibyeeeeee 的,內容是 @米迦尔的蓝眼睛 的

难得地一篇甜文,而且会是系列文(/ω\)

文力長期出走的我orz

 

其实一开始要米迦尔管理公司,他是拒绝的。 

 
 

被他优雅的举止与金发藍眼的帥气外表吸引而追著他跑的女生多不胜数,而主修經济的他在每年的股票買賣都賺得不少,管理公司这种麻烦的工作一直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直到一天,養母克鲁鲁和他通了电话,他才迫不得已的接手这间公司。 

 
 

「米迦,给我接手这间公司。」 

 
 

「凭什么?」 

 
 

「就凭我是你媽,你該不会想嘗一下被打斷肋骨的滋味吧~?」 

語尾恶趣味的向上挑,隔著电话他也能幻想出養母不懷好意的微笑与啪啦作響的手指关節。 

 
 

「……我明天就去熟悉公司的運作。」 

 
 

挂掉电话的同时,僕人送上的资料就幾乎盖过桌子一大部分。   


 
 

[如果交到手上的工作不做好,不就是浪费自己的時间吗] 

 
 

进藤米迦尔不是一个完美主义者。

 
 

他只是不喜欢將時间浪费在馬虎完成的事情上。 

 
 

[成效不高,回報不多,如此毫无意义的事不值得我去做] 

 
 

这种性格造成了他的种种成就,而他身边会和他談感情的人卻一个也不剩。 

 
 

【他終是敗给了自己的執著】   


 
 

第一次偶見优一郎時他甚至連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呃……那誰!百夜公司怎么去啊?」

毫无禮貌可言的話語让他对面前人本就不存在的好感直線朝下降。 

 
 

「……我现在就要去,你跟着就好。」

良好的家教不允许他不回答别人的提问,冷淡地给了对方回應,本以为会收到对方的抵触,对方抬头時却收到一个燦烂的微笑。

 
 

 仔细一看才发现对方有著一双看著会感到十分舒适的碧绿眼眸,圆渾的大眼笑得微微瞇起,只透出一點晶緑卻藏不住其中的笑意,有点乱的頭发不聽話的翹起,情绪恋动而浮起的紅暈貼在脸颊兩旁。 

 
 

真可爱啊,腦海裏一瞬间只跳出了这句話。 

 
 

「謝謝啊,没想到你人真好!」

 又是毫无禮貌的一句語,还附带一下用力的拍肩。

 
 

 痛楚带來的懊恼感让他想要教导一下对方做人應有的禮数,明亮的笑容又把他的話堵回嘴里。 

 
 

算吧,反正也不会再見了。

 
 

失落在心中蔓延开來,而米迦尔臉上的表情倒是没改变过。  

 
 

【那一刻,他就像把阳光带进了自己的生活】  

 
 

 

 
 

「天音优一郎!你知不知道作为一个快递員,送錯快递有多嚴重啊!……」負責收件的女職員的斥骂声從前方傳來,夾雜著不少人的求情和勸架,吵闹的环境让他烦躁地皺起眉头。

把视线投向了人群,卻没想到當中的主人公,就是上次给了他一个微笑的青年。 

 
 

「……优一郎是吧?」不自觉勾起了嘴角,他伸手把优一郎拉出了人群,对方还没來得及收起来的不屑在看見他的當下轉为了不知所措。

 
 

 被那双湿漉漉的綠眸以求助的目光注视著,他鬼使神差的托起了对方略显圆润的下巴,在一片呼声中对上了那双微睜的唇瓣。

羞愤的粉色一瞬间蔓上了黑发遮盖下的脸颊,色/气的水啧声從纠缠的唇舌中傳出,被欺负得緊的优一郎眼角发紅,軟軟的吐息吹在脸上傳來一陣痒,終於停下侵略時优一郎幾乎双腿发軟,青涩的反應又是让他奇妙的愉悦。 

 
 

「这傢伙,是我的人。」俐落地给四周目定口呆的人们宣示主權,他直接把靠在懷裏的优一郎栏腰抱起,走向自己的辦公室。

血量被羞耻感的击打得一点不剩优一郎也没有掙扎,乖顺地把頭埋进他的胸口,只露出一隻染上羞粉的耳朵。   

 
 

优一郎的話……就叫小优好了,挺配的 

 
 

冷著一张脸的米迦尔如此想道。     






 
 

优一郎现在感觉有点想死。 

 
 

每天懒散地宅在家的生活被紅蓮強製暫停了,説甚么長大了應該工作幫補家計,在養父的武力威吓下,他被迫到快递公司當上了一名快递員。 

 
 

「优君,先去百夜公司看看比较好哦」 

 
 

「诶---!为什么啊!?遠死了!」 

他搔了搔脸颊,狀況外的事情一直都是他不壇長对付的。 

「笨蛋就是笨蛋啊,連我们最多货件的收货處都是百夜公司都不知道吗~?」 

 
 

「你説誰笨蛋啊君月!本大爺剛當上快递員所以才不知道啊!」 

 
 

「嘛嘛,大家别吵了……」

 之后的对話已经差不多被忘得一乾二淨,只記得在找路時找了一个長得很像混血兒的金发帥哥问路,虽然对方回得很冷淡,可他还是因为有人带路而对对方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如果不是他在看到我笑時好像很驚訝地微微瞪大了眼,我都幾乎以为他是瞎的呢。

优一郎跟在对方身後時想道,还忍不住为自己滑稽的幻想力而偷偷发笑。 

 
 

再次於百夜公司看到对方还被拉出人群時,説实話优一郎是吃驚的,可身边喋喋不休的女人注意到身後人時带著仰慕的眼神让他下意识地也向对方投去求救的眼神,而下一秒,对方就亲上了自己。

連女朋友都不曾有过的他,除了默默承受之外,也没有甚么其他方法可以逃过这場熱辣的吻戲。 

 
 

舌头、舌头伸进來了……被对方托住後腦加深那个吻時,被羞耻心燒得無法思考的大腦只跑出了这句話。

 
 

 終於結束了熱吻,被一个同性在眾人面前做出如此色/气的事情让童貞的优一郎直接軟倒在对方懷裏,对方宣示主權般的話和横抱起自己的动作倒是直接给了他一个當驼鸟的机会,把頭埋在对方的胸口,他只能希望自己红的发燙的脸可以早点降温。

 
 

 被放置在辦公室的沙发上,对方递给了自己一张便签,「留下你的電話,优一郎。」

 
 

 命令式的口吻让他感到些微的不愤,他伸手抓住了对方的领口,把对方的上半身都拉向了自己。 

 
 

「我可連你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呢!我的初、初吻还给你拿走了……」初吻一字对他來説还是比較难出口,他勉强壓下了心裏满满的羞耻感,瞪着大眼朝上方看去。

 
 

 面前人一瞬间勾起了戏谑的微笑,纖長的手指托起了他的下巴,对方漂亮的脸庞貼近得連灼热的呼吸都直接打到脸上,他觉得自己好不容易降温的脸又再变得脹紅。 

 
 

「那,我可要負責了呢。」对方再次吻了上來,不过只是淺嘗即止的双唇貼合,幽藍直直注视著自己掙大的眸子。 

「可以做我进藤米迦尔的女友吗,小优?」叫恋人一般的甜蜜稱呼让他感觉腦子都不好使了,輕輕地点了点頭,急劇的心跳被对方刺激得慢不下來。 

 
 

完蛋了……本大爺一生英名就要毁在这混蛋手裏了……

 
 

 耻力降到最低点的优一郎如此想道。

 
 

--待續--

 
 

米总是因为小优对他笑才会喜欢上他的,身边的人不是只談工事,就是因为他帥而追求他的,小优这么毫无雜質的人就直接让他喜欢上了(甚么鬼

最后还是成功拿到号码的#

因为某人加了我脸書之後给了我一大堆的米优糧所以我才能成功寫甜啊#

 

评论(71)
热度(121)

© 无头像的G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