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头像的G桑

沒頭像是被眼熟的第一步

【米優】雨伞

上次的盲优一发出来就漲粉漲了30多个,熱度还破100了,你们是不是迫我再次开肉(;≥皿≤)

 
 

其实这好像是点梗#  @米迦尔的蓝眼睛 (不過有的梗还是留著下次寫長篇吧)

 
 

我发现我有虐文一定寫不夠3000字的病#

 
 

天音优一郎嫉妒进藤米迦尔,卻同时無比羡慕对方  

 
 

他嫉妒米迦尔的举手投足都能引來所有人的稱讚   

他羡慕米迦尔作风清冷卻赢得所有人的喜爱和注意   

 
 

直竖的眉眼与冷淡的性格讓他成了校内有名的不良,課上的问题老师总挑他不懂的來发问,連带同学也对他退避三尺,「朋友什么的我才不需要呢!」这种藉口已经連自己都無法欺騙。 真的好孤单啊……略長的刘海挡住了他脸上的水痕,遮过了溢满淚水的暗淡晶綠。  

 
 

无论是幾乎到達顶尖的絕對优等成绩,還是混血兒獨有的深邃轮廓与俊挺五官,種種都告诉他对方是他不能触碰的存在,成了鄰座也從未对上视線更是印证了这一点。

就連眼神……都不肯施舍给我吗?微微側过臉以视线掃过对方覆在筆記上的骨感手指,忽地涌上鼻腔的酸涩迫得他不得不用手捂著嘴,盖不住的嗚咽傳到米迦尔耳中時,对方难得地停下了动作,而後没事一样繼續抄寫筆記。   

 
 

放在校门的雨傘早已逃去無蹤,倾倒的雨水打在地上傳來[啪噠]的声響,似是嘲笑他的孤独,大雨中嘻笑声響得他想哭。用身体護著書包,他一步步踏出校门,冰凉刺骨的雨打在身上冷得他不自主的振抖,刘海被滑過额頭的雨水粘在臉上,模糊了眼前的路面。 

停下的雨讓他抬头看向上方,幽藍撞进了他的视线,「天音,为什么不撐傘……?」清冷的声音打醒了他的頭腦,他忽地步出傘外,任雨水再次打濕衣衫。 

 
 

「只是想淋淋雨……进藤你先走吧,不用管我……」发冷的手狠狠抓住書包带子,牙根已经开始打震,卻只能強扯起难看的微笑   

 
 

【他比任何人都要害怕成为负累】  

 
 

 覆上手背的温度驚得他差点就把書包丟在雨中,他看著总是一副扑克脸的米迦尔难得地柔和了轮廓,像是想温暖他那冷得发硬的手,他突然就忍不住抱住了对方,顯然吓得不輕的米迦尔好一陣子都没有动作。 

「拜托……能讓我抱一下吗……就一下……」雨声蓋过了他的啜泣,在背後遊移的手停顿了一瞬,最后还是停在他的後腦,任由他的淚水濕透了自己的裇衫。  

 
 

 自從有了接触,二人的对話以一种神速的程度倍增,並不多言的兩人在对方面前总会一反常態的多話,他总能記下米迦尔不時的小动作,每一个表情,每一个語調他都熟悉得近乎迷恋。  

变質的情感下,他开始变得失去理智,他自説自話地幻想米迦尔傘下的位置是只屬於他的,他無法想像位在那个位置的人不是自己,他無法面对失去米迦尔的任何一絲关懷。   

 
 

【他比任何人都要害怕孤独】   

 
 

又是一个下雨天,他在门邊直视著同班的一名女同学跑到了米迦尔傘下,而米迦尔任她侵占了曾经只屬於他的空间,这么一个普通的畫面卻讓他硬生生哭了一晚上。

他这才发现自己其实没那么脆弱,他还能对著米迦尔笑,那怕他知道那个笑容一点都不好看。   

 
 

他待米迦尔從没变过,只是後來的每一次下雨天他再没撑过傘  

 
 

 [他还記得米迦尔手心的温度] 

 [他还記得米迦尔难得的微笑]

 [他还記得米迦尔傘下的安逸]   

 
 

只是这一次,他没再選擇和对方共撑一把傘   

 
 

【他没有失恋,他的恋情從未开始就結束了】   

 
 

end

 
 

自卑感重其实是我觉得最符合优的形容

他不会主动去交朋友,因为他怕会受人嫌弃

真的好喜欢这類题材啊(/ω\)

啊,这篇不会有後續的(就算有也没人看啊)

 

评论(29)
热度(49)

© 无头像的G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