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头像的G桑

沒頭像是被眼熟的第一步

【米優】之前的文[失焦]的解释

没看过的請看上一遍[失焦]
没人猜到結局有点傷心qwq(不是有人猜得差不多吗
肉下星期放(/ω\)
不懂tag人我想tag有留言的小伙伴啊qwq


【然而那是不受世人歌颂的恋情。他们永遠不能像其他人一样在教堂接受所有人的祝福】

优和米迦同性之间的爱不被世人認可,不能在教堂接受祝福代表他们不但不能把恋情公开,更要把這種感情藏起来  

【他带着虔诚的目光往被他亲手戴上的戒指輕吻】

這句其实有兩種意思

一.米迦对這種看似兒戲的仪式十分重视,他放下了所有被社会风气迫出的壓力,像普通的情侣一样为自己的爱人戴上戒指

二.米迦对优的爱是带着虔诚的,代表优幾乎是米迦的信仰,是米迦十分重要的人,简直來説就是「小优病」  

【這是我们的見証人哦】

兩人在此刻放下了一切,可社会的不容許讓他们只能用那枚戒指當作見証人,因为只有死物才不会計較他们的感情有多「不潔」  

【他庆幸自己早就把米迦尔的脸庞深深記於心中,刻於靈魂上,以致他没法忘记关於对方的任何一点,那怕細如尘埃】

优了解米迦的一切,無論是容貌,以至所有行为、动作他都十分清楚,那怕优已经失去视觉,他都是最了解米迦的人,而提到這的原因在总結会講  

【每天起床時他总会把戒指從他手上脱下,而後在晚上替他再次戴上】

起床後的時间兩人都会出门,优只是瞎了,不時的出外出還是有的,而一个不常出门的瞎子無名指上多了一枚戒指,其他人猜不到原因也会闲言闲語,所以這是米迦保护优的一个表现,也是他们对别人的目光十分在意的一个表达

而戒指对失去视觉的优來説是讓他安心的東西,所以在晚上会再次戴上  

【失焦的碧绿朝著门口的方向,食指依舊在空無一物的無名指上輕輕擦過,一圈又一圈】

优已经瞎了,卻朝著门口代表他在等人,米迦是替他戴上戒指的人,空無一物的無名指代表米迦還没回来,由此可見优等的一定是米迦

  [最后总結故事結局]

米迦早在某一天替优脱下戒指後就没再回来,优不方便出门,米迦出门替他買日月品。以米迦对优重视的程度,他不可能丟下优獨自一人,所以應該是路上出事了,优很了解米迦,他肯定知道米迦出了事,鄰居或多或少都透露了一点实情,他没可能猜不到。

他只是不愿意去相信,一直自欺欺人的等待那個一辈子都不会回来的人替他戴上戒指,而不停擦过無名指的动作只是优对米迦還没回来感到的焦急,和一直提醒自己不要自欺欺人的矛盾心態的一種表达。從青年跳到老年的時间点是代表优等米迦等了大半辈子,想營做出那種遺憾的感觉  

整個故事只是記述一对努力隱藏恋情的同性恋人之间发生的事,表达一下对這社会歧视同性恋的無奈。而我設定的是米迦在出门途中被車撞死了,應該不太虐吧?优在我心中大概就是这么一个人,他爱的人不是在他面前死去的話,他永远都不会相信他是死掉了,他会用一切藉口來讓自己相信对方還没死,即使那藉口他自己也不太相信。

评论(93)
热度(34)

© 无头像的G桑 | Powered by LOFTER